<1>追梦人:一世情缘

以祥子小夏为主角的<104>《追梦人:一世情缘》,是由网文大神“<110>今何在”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公路一头延伸到李杜店、龙头以及花凉亭风景区,另一头则延伸到梅术岭村址(村公所)、沿着梅术岭的一端继续盘旋向上就是天华镇镇政府所在地、继续向上百里地,则可到达胡家祠堂——刘邓大军刘家畈高干会议旧址;沿着梅术岭另一端盘旋而下,则是祥子三人刚才开过来的县城方向。祥子家屋后公路那一侧的坝上几十米远、依山而建...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一路车马劳顿六七个小时,终于开到了祥子老家县城。

接着沿着盘山公路几经辗转、盘旋而上大别山又逐一盘旋而下,西十多分钟之后,才最终开到了祥子老家村庄,传说中李白、杜甫曾经相约在此一聚过的天华镇李杜村。

祥子一行三人车子就停在祥子老家屋背后那条公路的转弯处场院里。

祥子老家就坐落在这个小山坳的正中间,对面几百米远处是一条通向花凉亭水库的宽阔河面,河对面也是一面海拔不到一百米的山峰“顾家尖”相对矗立着。

祥子老家楼房就这样坐北朝南,东边不远处就是开阔的花亭湖,西边不远处是那个当地有名的“笔架尖”——48年1月刘邓大军曾在此血战过的地方。

90年代祥子弟兄俩翻盖的这座两层楼房,第一层和第二层之间刚好就是一条公路玉带环腰一般绕行而过。

公路一头延伸到李杜店、龙头以及花凉亭风景区,另一头则延伸到梅术岭村址(村公所)、沿着梅术岭的一端继续盘旋向上就是天华镇镇政府所在地、继续向上百里地,则可到达胡家祠堂——刘邓大军刘家畈高干会议旧址;沿着梅术岭另一端盘旋而下,则是祥子三人刚才开过来的县城方向。<23>
祥子家屋后公路那一侧的坝上几十米远、依山而建的就是外婆、舅舅家;沿着水泥硬化的公路这一侧开口蜿蜒而下十几米,就来到来了一楼门前场院祥子自己家的大门前。

老家这幢楼房就是这样,出入屋后公路如此方便,无论是从一楼大门口蜿蜒而上、从侧边来到公路上;还是从一楼经过屋内台阶拾级而上,来到二楼大厅,穿过二楼大厅,走后面大门,都可以来到屋后的这条乡村公路上,通行自如。

前面一楼大门正对着屋前远处的山峰“顾家尖”,后面二楼大门正对着屋后公路,而且一楼和二楼大门口都有那么一块可以泊车的场院。

初来乍到的老张、小夏大口呼吸着山区的清新气,缓解着旅途开车的疲劳,一边环视着周围的青山绿水,远眺头顶的蓝天白云,不由得一叠声地赞叹说,这里跟他们重庆、云南的老家山区的确很像啊,风景也煞是不错哦!

祥子指点着眼前的这一排楼房告诉俩哥们儿,中间就是当年爷爷奶奶和小叔叔他们家的地盘,西侧很少的这一片就是当年分家父母分到手的宅基地,东边那一片曾经是大伯一家五口的宅基地。

现在爷爷奶奶早己经过世了,小叔叔他们家九十年代也搬迁到库区下游靠近县城的长河沙滩去落户了,大伯家随后也搬迁到公路往东几十米开外的另一处宅基地去盖房子了,就这样,祥子父亲花钱逐步接手了过来原有的宅基地,祥子弟兄俩九八年前后才在原来老宅基地的基础上翻盖起来这座两层的楼房。

祥子安顿好俩哥们儿落座休息、喝茶聊天,自己赶紧去看望母亲。

尽管祥子到房间里里外外寻找,都不曾看到母亲的身影。

邻居说,你妈妈刚才好像是到菜地里去摘菜去了,听你弟弟说你要回来,她去摘些菜回来好做饭给你们吃呢。

祥子顿时有些泪目了。

母亲这次伤得怎样啊?

祥子首奔附近的菜地寻找,一边呼喊着母亲,终于不多会远远发现了菜地里俯身摘菜的母亲身影。

“妈......”听到喊声,母亲侧身回头看了看,回应着祥子,手里头依旧在摘着菜。

“祥伢回来了啊?”

母亲说着话,边将菜放到菜篮子里。

跟你弟弟说不要给你打电话,不要给你打电话,他就是不听,几百里程路跑来跑去的那么累,还要耽误工夫,没事的!”

母亲佝偻着的腰,这会子艰难地首起身来,擦了把汗,对着祥子慈祥地笑了笑,“快走吧!

摘完了菜,回去洗菜,我给你做饭。”

母亲转身拿菜篮、锄头,摆手撵祥子离开菜地,她自己也朝着祥子缓慢走过来。

看得出,她有意遮掩着身体的伤痛,不让祥子看出来有什么异样。

“妈......我来帮你提菜篮......身体咋样啊?

很痛吧?”

祥子不由分说,一把抢过来母亲手里的篮子和锄头,眼神一刻也不落下,在母亲全身上下打量了个遍,努力想探测到母亲的伤痛情形,却看不到太多细节。

母亲轻描淡写地描述着昨晚发生的打斗情形,解开一两颗扣子让祥子看了看肋骨处的淤青,还指了指脸上的伤痕,祥子不禁咬牙切齿、眼泛泪光,心痛而又无奈地察看着母亲的伤痕和伤痛,一股揪心的感觉首冲祥子脑门......祥子就这样搀扶着母亲,提着菜篮,拿着锄头,两人依偎着缓慢说着走着来到家门口。

放下锄头和篮子,祥子冲堂屋里望去,正看到父亲光着上半身穿着热天的大裤衩、光头脑袋满脸憨笑,冲吞云吐雾的老张、漫不经心喝茶看着电视的小夏打着哈哈、东聊西扯的,他们普通话夹杂着方言、比划着手势,似懂非懂,在那里“扯淡”。

看到大门口回来的祥子母子俩,祥子父亲慢悠悠走了出来,祥子跟父亲没好气地打过招呼,父亲冲母子俩讪笑着,言不由衷地说着不着边际的话,祥子母亲只顾洗菜、收拾厨房、准备着生火做饭,没搭理他。

祥子也赶紧帮母亲打下手,倒掉洗菜的水,重新放好干净的水,钻到厨房灶门口,将柴火塞进灶膛里,点着火。

祥子父亲就这样堂屋里跑厨房、厨房跑堂屋,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大家说着话,掩饰着内心的某种不安。

厨房里忙活得差不多了,祥子抽到屋后公路坝上几十米开外的外婆家去看看外婆。

外婆属猪,1935年出生的人,八十岁了,身体还算硬朗,只是牙齿没几个了,头发花白,一脸的慈祥。

看到祥子,外婆有很多话要跟祥子慢慢说,祥子仔仔细细地倾听着,应和着外婆。

“你妈妈要被你父亲折磨死!

没日子过,这样下去!”

外婆痛惜地跟祥子倾诉着过往的细节,祥子时而点头、时而出离愤怒、时而摇头叹息......祥子跟外婆说自己想接母亲到宁波去休养休养,外婆连连表示赞同。

祖孙两人正说着话,外面忽然传来汽车的声音,是祥子的两个舅舅一部车、还有祥子的弟弟、弟媳妇也自己开着一部车,一前一后从县城里回来了。

祥子赶紧跟舅舅、还有弟弟、弟媳妇见过面,打过招呼。

祥子兄弟俩请外婆、大舅、小舅过一会儿下去,(外婆家在公路一侧坝上,祥子家在公路另一侧坝下,所以称之为“下去”)一起吃晚饭。

祥子兄弟俩、弟媳妇先回家去做些开饭前的准备,外婆和舅舅他们也答应着“随后就来”。

小说《追梦人:一世情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