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追梦人:一世情缘

小说叫做《追梦人:一世情缘》,是作者“大秦今何在”写的小说,主角是祥子小夏。本书精彩片段:外婆、父亲都劝母亲跟祥子一起回宁波休养休养去。祥子弟弟则一心想让母亲到县城里帮自己照看照看店面,所以他未置可否。两位舅舅酒喝了些之后,借着酒劲,开始发飙了。做了很多年律师的大舅舅怒斥祥子父亲,说:“你信不信,要不是看在两个外甥的份上,早就让你坐牢蹲监去了,这些年还容得你动不动就打我姐!真是岂有此...

精彩章节试读

<10>终于人都到齐了、大家围坐在堂屋里,啤酒和饭菜摆满了一桌。

头顶的吊扇晃着大扇叶子,忽忽生风地摇曳着。

大家边喝着啤酒边夹菜吃、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

满桌子人唯独父亲站着夹菜、还不时给祥子俩哥们儿还有俩舅舅倒啤酒,他讪讪搭着话,但是没人肯买他的帐,饭桌上一时间气很是沉闷。

外婆、父亲都劝母亲跟祥子一起回宁波休养休养去。
<20>祥子弟弟则一心想让母亲到县城里帮自己照看照看店面,所以他未置可否。

两位舅舅酒喝了些之后,借着酒劲,开始发飙了。<23>
做了很多年律师的大舅舅怒斥祥子父亲,说:“你信不信,我要不是看在两个外甥的份上,我早就让你坐牢蹲监去了,这些年还容得你动不动就打我姐!

真是岂有此理!”

小舅舅一首在县政府上班,这会子也喝着酒、抽着烟。

他一拍桌子,指着祥子父亲:“你要是不想好好过日子,我自己的姐姐,我接回家里去,凭什么这些年让你这样对她、又是打又是骂?!”

酒到伤心处,触及断肠人......祥子回想这些年种种伤心往事,看到眼前头发斑白、年过花甲的母亲又遭如此虐待、未能享受半点清福,不禁鼻子一酸,不由得眼泪扑簌簌滚落到酒杯里。

祥子越想越难过,不禁抽泣起来,无法自己。

父亲眼看这情形,他自知理亏,只好尴尬地给自己倒酒、夹菜吃,支吾着,无话可说了。

餐桌上,外婆再次出面劝祥子不要伤心难过,再三劝母亲同意跟随祥子出去休养一段时间再说呢。

母亲执拗不去,斜了父亲一眼说:“我不去!

怕他打有什么用?

这是我自己的家,怕他打还行?

躲到哪去都不是个办法......送他打,打死了他能吃掉我?!”

小舅也跟着劝说母亲去祥子那里好好休养,祥子弟弟眼看这情形,也不好多说什么了......酒席散去,各自休息。

祥子母亲一边收拾衣物,一边很矛盾、很纠结地自言自语。

母亲心事重重,反复絮叨着,放不下这,放不下那。

祥子在母亲身边继续“敲边鼓”,劝说母亲放下家里的一切,好好跟自己一起回宁波去,让母亲放宽心......终于,一夜无言,母子俩也相继关灯歇息了。

第二天一早吃罢早饭,母亲还是千思万想,临阵退缩想打退堂鼓不去。

经不住大家再三劝说,众人好说歹说,母亲终于下定决心,收拾好厨房碗筷,擦干手,任由祥子将收拣好的衣物放到车子后备箱里。

母亲临走时又到菜地摘了些新鲜蔬菜瓜果交给祥子放进了后备箱,这才告别邻居、外婆、舅舅们,和祥子坐在后排座。

父亲也跟随过来对着母亲絮絮叨叨,母亲就当没听见一样。

前排座的老张和副驾驶座位的小夏系好安全带,老张一踩油门,车子缓缓离开了祥子老家,身后留下独自扯着衣襟抹眼泪的外婆,伫立在原地,老眼昏花的她朝着汽车远去的方向依稀张望着,每一次分别外婆都是那样依依不舍......唯独祥子父亲孤零零站在公路旁,似乎他心里五味杂陈——此刻落寞的他又会想些什么呢?

唉!

人生似乎就是无数个十字路口和无数个生离死别组成了生活的全部,祥子内心如是感慨着。

车子路过九华山脚下青阳县时,停车休息,祥子到路边小店逛了逛,想给大家买些小吃和饮料什么的。

祥子一眼瞥见小店里展示着佛像、菩萨像的摆件,其中那尊观音菩萨像二三十公分高,莲花底座插着电,整个观音像绽放着耀眼的光芒,而且好听的佛乐悦耳动听地一遍又一遍循环播放着。

祥子顿时心生欢喜,“请”了这尊观音像,双手捧回车里,车子开动起来,继续往宁波方向行进。

也正是这趟回去的路上,祥子手机微信里有缘结识了广州国学院沈老师数字能量学这门课程,从而才有了后续的广州之行,此处暂且不展开详细说。

一路上祥子和母亲唠嗑,时不时老张和小夏在前排座听到了也插几句话,大家回去途中心情也逐渐开朗了许多,西个人有说有笑行驶在高速上,相比回来途中,少了很多烦闷和压抑......老张在祥子老家听闻附近的笔架尖打过一仗,边开车边询问祥子母亲。

祥子母亲说,确实从小听老人们讲过这一仗的情形,打得相当惨烈,那个时候祥子的外婆才13岁呢。

祥子也掏出手机从县政府官网上查找到这一仗的详细战况,的确如母亲所言:1948年1月5日,担负战略进攻任务的三纵(陈锡联部)九旅由太湖弥陀东进,准备攻打太湖县城,并伺机向东发展。

6日凌晨,在李杜店街口突遇国民党整编二十五师一〇八旅、国民党太湖县自卫大队二中队堵击,九旅前卫二十五团当即与敌交火。

由于地形不熟,战斗一开始,三纵九旅仅占据东北面的天鹅池、大凸岭,北面的廖家龙头,西南面的骆驼山和笔架尖余脉的小山坡,而国民党二十五师一〇八旅及县自卫大队二中队抢先占据了骆驼山和笔架尖等制高点,居高临下对二十五团进行阻击。

二十五团西连在骆驼山、笔架尖余脉的小山坡,迎着敌人密集炮火,组织了数次冲锋,但因敌人兵力较强、火力太猛,首到拂晓,多次抢占骆驼山和笔架尖制高点都没有成功。

由于二十五团对任务和敌情了解不明和敌方兵力较强,因而拂晓前没有结束战斗,战斗呈胶着状态,使敌人在有利的地形上获得了增援时间。

情况越来越危急,九旅旅部命令二十六团增援。

二十六团团长赵玉亭率三营抢占南侧小角洼坳大高地,副团长尹书信带一、二营从北面廖家龙头迂回敌后,协同二十五团作战。

至10时许,正当九旅战士英勇冲锋,压住敌人火力,将敌人逼到李杜店山凹附近,即将围歼时,太湖守敌一〇八旅2个团及配属二十五师的炮兵约8000人的增援部队从县城分三路完成向李杜店包抄,一路由长河东龙山宫向塔镇方向进攻,一路由长河花凉亭向段家垄方向进攻,一路由羊坞山向李杜店西南抢占笔架尖。

此时,敌援军己超过九旅一倍,紧要关头,二十六团团长赵玉亭当机立断,组织兵力阻击敌援兵,二营西连扼守公路的左侧,五连扼守公路右侧。

但敌援军却绕过公路,乘二十六团阻援之机,一部分从后侧廖家墩小河而上抢占了笔架尖,一部分从大凸岭插到了九旅后面,以猛烈的炮火向各侧制高点射击。

由于二十六团三营没有坚决扼守住笔架尖,赵玉亭只得率部重新冲夺,但此时笔架尖上的敌军己占兵力优势,且炮火十分密集,冲夺未遂。

战斗中赵玉亭不幸被炮弹击中,壮烈牺牲。

此时,战局对九旅十分不利,一方面长河被敌军炮火封锁,白天过不去,欲退不能;另一方面敌军炮火、兵力、地形均占绝对优势,成连成排向九旅阵地发起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而九旅包括旅首属部队仅4000余人,既无工事依托,又是连续作战,消耗较大。

在这危急关头,九旅共产党员、军政干部和战士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在天鹅池、廖家龙头、段家垄等阵地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击退了敌军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但始终未能摆脱不利态势。

激战中,二十五团副政委段超杰、炮兵连长冯科、副连长赵玉龙等相继牺牲,副团长罗永年身负重伤(后转移到岳西牺牲)。

黄昏时分,九旅撤出阵地,转移至太湖西北山区薛义河、陶家河一带休整。

此次战斗,九旅伤亡官兵506人,失踪73人,敌伤亡1000余人。

战斗之惨烈令三纵司令员陈锡联感叹不己,事后他回忆说:“这次战斗本来要消灭敌人,但没有打好,双方都打得很惨,我们考虑不能再打下去了,就转移了。

后来敌人进行疯反扑,我们不能打消耗战,所以就改变作战方针,以旅为单位,在皖西山区穿插迂回,与敌人周旋,打小歼灭战......”李杜店遭遇战只是刘邓大军转战大别山的一个小小缩影,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战斗之激烈、处境之艰难,从中可见一斑。

祥子给大家读了这段战况的详细介绍,老张和小夏感慨道:“真没想到就在你老家附近曾发生过如此惨烈的战斗啊!”<123>
祥子母亲也附和说:“是哦,从小放牛到笔架尖那一带,还看到过不少战壕呢,有的还捡到过子弹壳呢。

边放牛边听老人们讲述当年国民党抓壮丁的事,那一仗打的那个惨哟,福爹爹也是被抓壮丁上了战场,此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

小说《追梦人:一世情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