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求解我拒绝大理寺卿提亲没事吧?水果冻冻

看过很多<110>,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求解拒绝大理寺卿提亲没事吧?水果冻冻》,这是“水果冻冻”写的,人物苏令晚陈知知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眼睫轻垂,视线落在她伸过来的纤白的双手上。等了一会儿,见他依旧没给,苏令晚忙抬头朝他看去。霍延正也正好抬眼,两人视线撞到一起,苏令晚心‘咯噔’一下,莫名觉得眼前这人在生气。难道是不想让她碰他的大氅?毕竟贵人多洁癖,她天天在厨房里待着,身上油烟味浓,他不想让她碰他的衣物也实属正常...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10>
她朝他伸手,轻声道:“大人,给吧。”

霍延正却没动。

眼睫轻垂,视线落在她伸过来的纤白的双手上。

等了一会儿,见他依旧没给,苏令晚忙抬头朝他看去。

霍延正也正好抬眼,两人视线撞到一起,苏令晚心‘咯噔’一下,莫名觉得眼前这人在生气。

难道是不想让她碰他的大氅?
<23>毕竟贵人多洁癖,她天天在厨房里待着,身上油烟味浓,他不想让她碰他的衣物也实属正常。

于是收回手,苏令晚正要走。

那黑色大氅突然被丢给她怀里,她忙一把抱住,再抬眼去看他,却见霍延正已经在韩序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她转身将大氅安置好,程墉却揉着肚子跟上来。

“晚晚,我和霍大人还未用晚饭,店里可还有吃的?给我俩整点。”

苏令晚:“明天都除夕了,今儿大理寺还有案子吗?”

“已经完事了。”程墉抓了一把放在柜台上的瓜子,一边磕一边说,“终于赶在除夕之前让我喘口气,这几日忙得我都没吃饱饭。”

苏令晚也的确好几日没见到他了。

这会儿见他脸色有些憔悴,忙道:“要不弄个暖锅吧?有现成的排骨、丸子和今日刚炸的小酥肉......”

不等苏令晚话说完,程墉忙不迭点头:“好好好,快弄,我去买酒。”

他说着就要出去。

却被苏令晚叫住:“家里有酒,我今日买了。”

“梨花白?”

“嗯,你最喜欢的那种。”

程墉开心得胡子一翘一翘:“还是晚晚最疼我。”

一听这话,韩序就不乐意了。

他扭头瞪着程墉,说话十分不客气:“谁是你的晚晚?程老板别乱叫,小爷我听着不舒服!”

“你是谁小爷呢?”程墉几步蹦到他面前,气得瓜子也不嗑了,“我还是你大爷呢。”

韩序突然不说话了。

勾着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也不怕闪了自己的舌头。”

程墉懒得和他一个小毛孩计较。

他不搭腔,韩序自然不会理他,他和霍延正聊着天,说着两家之间的事。

霍延正问他:“明年春闱可有把握?”

“还行。”韩序接过苏令晚送来的茶水,亲手给霍延正倒了一杯,“上次考试,我有两道题不是很懂,夫子也是一知半解,三哥何时有?我过去府上找你。”

霍延正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抬眸看他:“我休假到正月初七。”

“行,我初一去给姨母和姨父拜年,顺便找你。”

“嗯。”

苏令晚动作很快,一壶茶没喝完,她就端着暖锅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韩序见了,立马起身上前,从她手里将东西接了过去:“这么烫,你怎么不叫我?”

苏令晚好笑地看他一眼:“我做了不少,你要不要也吃一点?”

“要吃,我许久未尝你手艺,早就馋了。”

苏令晚:“你先端过去,我去拿碗筷。”

“好。”

当韩序将暖锅放在桌子上,程墉哼了哼:“你俩挺熟?”

韩序瞥他一眼,见他一脸酸味,忍不住得意:“当然熟。”

见程墉正要说话,他又加了一句:“我以后是要娶她的。”

程墉:“.......”

不止是他一人震惊,就连坐在对面的霍延正也停了喝茶的动作。

他抬眸看向韩序,视线扫过他一脸的得意洋洋,随后看向从厨房里走出来的苏令晚。

浅碧色小袄,下面是一条淡橘色长裙。

清淡不扎眼的颜色,穿在她身上,却衬得她肌肤胜雪。

最简单的单螺髻,上面连朵珠花也无,全身上下唯一的首饰,也就是耳垂上晃动的一对耳坠。

小说《求解我拒绝大理寺卿提亲没事吧?水果冻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