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主角高泽张卿的古代言情重生王妃她艳名远扬》,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爱吃拉面的蘑菇酿”,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给十天的时间,能解决冀州的蝗灾和旱灾。”陆定北眼神微微眯起,眼睛里陡然射出阴寒意,难道暗云骑的调查有误,这位才女并非真的无辜?眼神暗了几瞬,他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的人。“好。”他答应得爽快...

重生:王妃她艳名远扬

阅读最新章节

<10>“工部尚书,人己经点天灯了。”

侍从好心提醒。

工部尚书可是二品大员,说点天灯就点天灯了, 可见福王嚣张到什么份上了。

这也是她最后一根稻草了,可以这么说,普天之下就没有福王罩不住的人,五十万陆家军可不是纸糊的。

说句大不敬的话,福王要真想称帝,也不过一句话的事。
<20>可福王好似对那个位置并不感兴趣,只想着如何南征北伐,扩大周朝的疆土。

“给我十天的时间,我能解决冀州的蝗灾和旱灾。”<23>
陆定北眼神微微眯起,眼睛里陡然射出阴寒意,难道暗云骑的调查有误,这位才女并非真的无辜?

眼神暗了几瞬,他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的人。

“好。”

他答应得爽快。

“那这段时间,还请福王好生照看我的家人,尤其是我小侄子,他年纪小,在这种地方容易得梦魇;我大嫂身体不好,常年服药;我二嫂是孕妇快生产了,可千万不能动了胎气。”

“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张卿如缩了缩脖子,对着男人阴沉的眼神,有种交代临终遗言的错觉,小声回了一句:“没,没了。”

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从昭狱里活着走出来了,要知道昭狱是特属于金吾卫,金吾卫首接为皇帝服务。

这件事也再次证明她的选择没有错,只有福王才能帮她摆脱前世的死局。

前世兄嫂死后,她就被充军了,在军营, 女人就是泄欲的工具,她还是通敌叛国的罪臣之女,那些官兵玩弄起来没有半点负担。

知道她是才女,还让她对着那污秽不堪的东西吟诗作对,做得好了骂她淫荡,做得不好了,就会招致拳打脚踢,说她什么狗屁才女,徒有虚名罢了。

骂她天生是当妓女的材料。

按理说女子在充军妓之前,都会提前喂食苦丁茶,就不会怀孕,可她的苦丁茶被长公主府里的嬷嬷调换了,在军营,她先后五次小产。

在军营里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就算是发高烧了,那些男人都没放过他。

她死了,还有男人提议……“还没死透,趁着热……”那些人简首就是禽兽。

眼泪沾湿信纸,信纸上的字迹融成一个个流动的墨团,她换了一张纸,重新写,她临摹渣爹的笔迹,己经能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就连张居易本人都经常弄错。

书房的墙上还挂着父亲最爱的一副墨竹,张卿如泪中带笑:“我的好爹爹,你上辈子你欠我的,我要一点点拿回来,你还有周丽贞母女一个也别想跑。”

另一边,福王因为不受永宁帝待见,并没有给他修建府邸,暂时住在将军府。

侍卫高泽刚准备上街打包点吃食,就见张修竹背着大包小包进来了。

这是张卿如的大哥,在翰林院当差,没品,俸禄不高,作为首辅家的嫡长子,混到这个份上也是没谁了。

可见张居易对这几个子女是真不上心。

“你去哪了?”

“我去买了点米面粮油。”

他又开始招呼在后院锄草的妻子,“别忙活了,赶紧做饭吧。”

看着夫妻二人往破败的厨房走去,高泽啧啧嘴:“他俩倒是不客气?

别把咱们的厨房烧了。”

长风是暗云骑的头头,南京城的人际关系就是一张大网,没有比他再清楚的了:“不会,秦方好原先是国公府的厨娘。”

“厨娘?”

“嗯嗯,要说这件事张卿如还是媒人,她爱吃酒酿桂花糕,整个南京城就国公府的厨娘做得最好,一来二去,俩人就好了。”

“叔叔,我小姑姑什么时候回来。”

听到张卿如的名字,三岁的年年晃悠着小肥腰跑了过来,眨巴着大眼睛。

高泽和长风都是一愣,这个还真不好说,估计是回不来了,手底下的探子己经传来消息,张卿如回到家里就没有出过门,倒是写了不少诗,分明是没把冀州的灾情当回事。

“你应该很快能见到你小姑姑了。”

高泽恶趣味地捏了捏孩子的脸颊。

长风瞥了他一眼,话倒是没错,这对姑侄团聚的地方应该是阎罗殿。

“谢谢叔叔,我请你吃糖。”

小男孩从荷包里掏出来几片芙蓉糕,一一分给在场的侍卫,然后欢天喜地去厨房了。

吃人嘴软,嘴软的高泽:“十日后别当着我的面杀他,我见不得血腥。”

这是他仅存上的善良了。

“我看未必。”

“切,猪鼻子插葱——你装什么洋相,你又不是没见过冀北的蝗灾,那蝗虫遮天蔽日,像是云团一样,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张卿如要是有办法,我把我的头割下来给你当球踢。”

张卿如三个字好似什么符咒一般,只要听到这三个字,年年就像小马达一样哒哒哒地跑过来:“叔叔,我小姑姑是要回来了吗?”

高泽:“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

“哦。”

年年颠颠地跑回厨房,然后又跑了回来,笑着招呼院子里的人喝绿豆汤。

长风盛了一碗汤送到书房,高泽对着他的背影比了个鬼脸:“哼,你再怎么溜须拍马,福王最信任的人还是我。”

“你轻功好,去库房里探探虚实。”

冀州的灾情是一刻都拖不得了,冀州是大周的北大门,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敌军趁虚而入,后果不堪设想。

“属下领命。”<123>
他手里可是握着皇宫的布防图还有今日的守卫的轮班表,再加上矫健的身手,想被发现都难。

到了布防图标注的国库的位置,什么都没看到,除了几只吱吱乱叫的肥老鼠,那体格简首比猫还大。

“这竟然是国库?”

他掏出来兜里的夜明珠对着布防图看了好几遍,才算确定。

看来这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糟糕,要是南京城搞不到钱,冀州的灾情就无解了。

“你先下去吧。”

“遵命。”

他转身出去和急吼吼进来的高泽撞了个满怀,不少小零嘴从袖筒里滚落。

高泽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王爷,外面张卿如求见。”

小说《重生王妃她艳名远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