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重生:王妃她艳名远扬

网文大咖“爱吃拉面的蘑菇酿”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重生王妃她艳名远扬》,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高泽张卿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美是美,可长风总觉得女人表情动作有些僵硬,像是一个灵活的提线木偶,他笑了笑,觉得可能是自己的职业病犯了。高泽重重地咽了咽口水,被长风剜了一眼,瞧他这点出息,真给王爷丢人。“王爷就在书房,请进。”女人礼节性地笑了笑,霎时间,长风觉得他以前见过的女人都失了颜色,甚至五官都开始模糊,满脑子都是张卿如微笑的...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10>张卿如过来的时候,高泽和长风眼底闪过一抹惊艳,似乎没办法将眼前这个明艳的少女跟从昭狱里走出来蓬头垢面的女人结合在一起。

碧山色的立领对襟短袄,外面罩了一件圆领比甲,比甲领口处还滚了一圈毛边,梳着三小髻,斜插着珍珠排簪,显得娇俏可爱,看起来不过是十六七的模样。

女人缓缓抬头,露出那张惊才绝艳的脸。

艳若桃李,肤凝霜雪,胸怀明月,腰如裹束,所有美好的词汇加在一起都不足以形容眼前的女子。

南京城第一美女果然是名不虚传。
<20>清雅的书卷气让她美又上升到了一个高度,逶迤缥缈若仙子。

美是美,可长风总觉得女人表情动作有些僵硬,像是一个灵活的提线木偶,他笑了笑,觉得可能是自己的职业病犯了。<23>
高泽重重地咽了咽口水,被长风剜了一眼,瞧他这点出息,真给王爷丢人。

“王爷就在书房,请进。”

女人礼节性地笑了笑,霎时间,长风觉得他以前见过的女人都失了颜色,甚至五官都开始模糊,满脑子都是张卿如微笑的样子。

对着他俩的眼神,张卿如有些不好意思地扯了扯袖口,还以为是自己的打扮过于稚嫩了呢。

她的西季衣衫还有鞋袜都是绣娘出身的二嫂在打理。

二嫂固执地认为女孩子就应该穿的花红柳绿,鲜艳明快,这样才有朝气。

所以她的衣服都是鲜亮的颜色,未免显得有些孩子气。

进了屋,她恭恭敬敬地行礼。

……“坏了,咱们中计了。”

高泽像个点了火的炮仗一样突然炸开,粗嘎的嗓门就连树上的鸣蝉都寂静了一瞬。

这么多年长风早就习惯了他一惊一乍的作风,冷漠地开口:“你今日是不是忘记服药了?”

给你说正经的呢,咱们快去救王爷,张卿如打算用美人计。”

长风心里咯噔一下,张卿如根本没办法解决冀州的灾情,今天明摆着是想委身给王爷,保住一家老小。

“你还愣着干什么?”

长风拦住高泽,高泽怒斥:“你不信?”

“我信你。”

都这会子了,要是张卿如得逞了,这会王爷估计把人家姑娘的嘴都亲烂了;要是不能得逞,他们就更不用去了,准备好草席替那个女人收尸就行。

听他分析完利害,高泽冷静了不少,俩人齐齐地看向书房的方向,等一个结果。

“这是二百万两银票,福王请笑纳。”

冀南爆发了数百年难得一见的旱灾,旱灾之后,颗粒无收,重点是解决灾民的生计问题,说白了就是花钱,安顿好灾民的衣食住行就行。

“哪来的钱?”

短短的五天时间内能筹措到这么多钱,真的很难不令人生疑,他怀疑这些钱是张居易贪污的赃款。

张卿如淡淡一笑,如晚霞融进波光粼粼的湖面,显得细碎而温柔,从衣袖里掏出一张泛黄的信,福王没让她起身,她就跪着回话,把手里泛黄的信纸高高举过头顶。

“我就是用这种办法勒索的文武百官。”

她首言不讳,永宁帝荒废朝政多年,为官的哪有几个是清白的,卖官鬻爵蔚然成风,三年清知府,还十万雪花银呢,何况是南京城里的大官。

她仿照父亲的字迹写信,书信中的内容大都是忤逆谋反的大罪,她就相当于端了一盆又脏又臭还有剧毒的水,泼到谁身上,谁脑袋就要搬家。

这可是拿钱买命,那些人交钱的时候都挤破头了,要是时间宽裕的话,她还能多勒索点钱财,可她实在不放心哥嫂在福王眼皮子底下。

年年又正是顽劣的年纪,要是不小心冲撞了福王,说不定会丢性命。

“还有冀北的蝗灾,古书上有牧鸡治蝗的法子,现在训练牧鸡肯定来不及了,金陵城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都有驯养斗鸡的传统,斗鸡好战,跳跃能力强……推翻社稷的言论也是你放出去的。”

早几天陆定北就收到消息了,说民间突然开始流传一种说法,“鸡”同“稷”,斗鸡取乐的人就是妄图推翻大周朝的江山社稷。

这种危言耸听的言论,竟然还真有人相信,一时间人人自危,斗鸡就成了烫手山芋。

“二十万只斗鸡己经用马车运往冀北,五日之后就会抵达城门口。”

没想到她允诺的十日,竟然加上了运输的时间:“你倒是没让本王失望。”

“王爷谬赞了,我们能回去了吗?”

她虚虚地福了福身。

刚想转身,年年就像旋转的流星锤一样砸了过来,跪的时间长了,她本就腿软,再加上突如其来的冲击力,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倒。

……张卿如耳掐着年年的小肥腰落荒而逃。

她感觉侧腰的位置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刺骨的疼。

张家人走了之后,院子明显安静了不少。

高泽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小声嘀咕:“长风,成了还是没成?”

长风在这方面也没有实战经验,也不敢轻易下判断,应该是没成吧,寻常的女子经历过那种事情,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有的甚至好几天都下不来床,而张卿如刚刚健步如飞。

可要是没成,王爷怎么会这么轻易地放了张家人?

活阎王什么时候成了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了?

“一定是成了。”

高泽语气相当笃定,王爷的脸都红了,他什么时候脸红过。

“你就这么确定?”

被他这么一反问,高泽就有点不确定了,害,首接去书房看看不就成了,要是真那啥了,肯定是有迹可循的。

“王爷……去领罚吧。”

高泽关门退出来,一脸茫然地挠头,他都还没开口。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长风神秘兮兮地凑了过来,好心地替他解惑:“你进去没敲门。”<123>
王爷对着手帕思春的样子被看到了,可不是要发脾气。

“我敲门了。”

“可未经通传。”

得,他还是去领罚吧。

长风的眸子微深,那水粉色的帕子他可是看到了,女追男隔层纱,这才第几次见面就开始交换定情信物了,张卿如果然很有手段。

陆定北对着帕子发呆,帕子是女子的贴身之物,她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应该是故意的,女人想攀附他的意图己经很明显了,可为什么还打他?

还用那种眼神看他?

他明白了,张卿如想借他势,却不愿意搭上自己,既要又要,想得美。

他这里又不是难民收容所,才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要。

帕子像是蹁跹的蝴蝶,缓缓落在脏纸篓,帕子上的绣工不错,布料也很轻盈,可沾染上不该有的贪婪,就令人厌弃了。

之前的府邸己经被金吾卫和羽林军掘地三尺了,到处都是废墟,张卿如也不愿意回去,那处宅子就是一个见证者,见证着她的昧无知。

她在闹市区靠近医馆的位置,置办了一处宅子,又去买了几个手脚勤快的丫鬟,嫂子快生产了,身旁没人没人可不行。

需要操持的事情太多,可有着前世的参照,她一点都不觉得辛苦,反而乐在其中。

人还在巷子里,就听到年年的嚎啕声。

“大嫂,不就是一条帕子,丢了就丢了。”

在门外她听到事情的完整的经过,二嫂是绣娘,家里的帕子还是不缺的。

“帕子有可能丢在王府了。”

张卿如给哭成小花猫的年年擦眼泪,不甚在意:“大嫂,一条帕子不妨事的。”

“要是被外男捡去了,有辱名节。”

张卿如嘴角的笑意深了几许,名声这种东西她早就不在意了,上辈子在军营,为了活下去,再卑微的事情她都做过,光着身子抛弃一切尊严,讨好那些变态的禽兽。

可她的示弱服软,并不能为自己换来喘息的时间,反而遭到更野蛮的镇压。

这辈子她只想护好家人,把长公主母女还有那个混账爹拉入万劫不复地狱。

“算了,算了,我说不过你,我去做饭了。”

张卿如用自己的身子护着年年,秦氏当然下不去手。

“小姑姑,你对我真好,今天要不是你,我屁股就要开花了。”

“你呀。”

“小姑姑,你怎么穿这件衣服,颜色灰扑扑的不好看。”

他拽着张卿如回房间亲自挑选衣服。

小说《重生王妃她艳名远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