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贾珏秦可卿暗黑沉沦

军事历史《贾珏秦可卿暗黑沉沦》,讲述主角贾珏秦可卿的甜蜜故事,作者“暗黑沉沦”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但贾珏不肯说,她也是无奈,只有暂时按下,等找机会再从他口中撬出来。马车一路来到了湖边,赵彬带着贾珏登上了一艘画舫,画舫上已是摆下了酒席,另有数名美貌的侍女俏立一旁。贾珏入席之后,画舫缓缓开动,来到了湖中心的位置。看着水波粼粼的湖面,感受着习习的凉风,看着身旁俏丽的侍女,品着桌上可口的美食,这种感觉倒...

贾珏秦可卿暗黑沉沦 阅读最新章节

<10>
“多谢小老……美意,此事,家里当是可以应付。”贾珏神色有些怪异,拒绝了她的提议,只是,这一声“老公”他是无论如何都叫不出口的,太羞耻了。


“当真?你便不问问要你应何事?”小太监问道。

贾珏摇头:“你是宫中大人物,而我不过无名小卒,你的事儿,我怕是有心无力。与其自寻无趣,倒不如闭口不谈。”

“哈哈!贾兄倒是想得开!”一旁的赵彬闻言大笑了起来。
<20>小太监白了贾珏一眼:“还能有什么难事儿,你只需将昨日占卜的卦象告与我便是。”

贾珏沉默,这还不是难事?要真让你知道了,我可就难了。<23>
“小……镜子,我并未瞒你,我是当真未曾卜算出来。”他又解释了一遍,为了避免叫得尴尬,他将“小老公”改口成了“小镜子”,只是他并不知道刘田叫的是“婧”而非“镜”。

这小太监自然是跟着刘田乔装出宫的赵婧,是以刘田才会随口给他起了个“小婧子”之名。

赵婧扫了他一眼,微微蹙眉,贾珏越否定,她就越觉得贾珏算到了,只是不肯告诉她而已。

但贾珏不肯说,她也是无奈,只有暂时按下,等找机会再从他口中撬出来。

马车一路来到了湖边,赵彬带着贾珏登上了一艘画舫,画舫上已是摆下了酒席,另有数名美貌的侍女俏立一旁。

贾珏入席之后,画舫缓缓开动,来到了湖中心的位置。

看着水波粼粼的湖面,感受着习习的凉风,看着身旁俏丽的侍女,品着桌上可口的美食,这种感觉倒是分外美妙。

“赵兄倒是好情调。”贾珏向着赵彬赞道。

赵彬自得一笑,和贾珏碰了一杯:“这天下间比我会享受之人,确实不多。”

赵婧看了他一眼,嗤道:“亏你还是七尺男儿之身,除却吃喝玩乐之外,还干了什么正事儿了?我若是……哼!”

她个性要强,如果是男儿之身,早就建功立业,成就大事了。

听得她话语中的怨念,贾珏心头暗笑,本朝对于太监的限制极大,进了宫还想干出一番大事业来,不过是无稽之谈罢了。

嗯,无稽之谈。

不过让他诧异的是,赵彬对于小镜子的奚落竟然无动于衷,只是嘿嘿一笑便算揭过了。

要知道,他可是堂堂亲王,身份高贵,怎么会被一个小太监奚落而不还口?

难道说,这小镜子有什么特殊之处吗?亦或者说是赵彬单纯的只是将他当成朋友?

朋友之间互喷几句,倒也不过分。

此时小镜子又瞧了他一眼,问道:“不过,陛下不是交代了你一件事儿么?这事儿月底便到期了,你办得如何了?”

赵彬闻言脸色顿时垮了下来:“哎,不提也罢,那群弗朗机人满嘴鸟语,谁知他们在说什么。”

弗朗机人,是此时对西板鸭和水果牙那一带人的统称。

贾珏心头一动,询问缘由。

原来,在月初之时,京城之中来了几名弗朗机人,赵启让赵彬负责接待,并且要他弄明对方的来历和意图。

不过这个时候通晓外文的人极少,赵彬好不容易找了几个,却没一个懂他们在说什么的。

贾珏闻言笑道:“所谓吃人嘴软。今儿得了赵兄款待,若不为赵兄出些力,怕是说不过去。正巧儿,我懂一些弗朗机语,倒不如帮赵兄去瞧瞧。”

“当真?”赵彬闻言眼睛大亮。

贾珏微微点头。

他之前学过一些水果牙语,当然只是皮毛,不过简单的交流几句还是可以的,再不济,他可以从系统中兑换翻译机。

“好!”赵彬满脸的兴奋,他连忙向贾珏说道,“若贾兄帮我办成了此事,我必有厚报!”

贾珏笑了笑:“什么厚报的便不用再提了,你我既是好友,些许小事何必见外。”

对于赵彬,贾珏倒是想要结交的,他率真坦诚,从来不摆王爷的架子,相处起来感觉不错。

赵婧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还会弗朗机语?”

贾珏笑了笑:“幼时曾巧遇过一名弗朗机人,他教了我些许,倒是会说几句。”

“哦?不知那弗朗机人叫什么名儿?没准儿他就是我招待的那几人呢?”赵彬连忙问道。

贾珏摇头:“怕是不能了,我遇着的那人名叫: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提到水果牙人,这是他第一个想到的。

赵彬闻言一愣:“这是什么名字,又长又怪。不过倒是与我接待的那些不同。”

贾珏哈哈一笑,举杯与他碰了碰,你要是能碰到他,那才是奇了怪了。

一旁的赵婧好奇的问道:“贾珏,为何你竟懂的这么多?诗词,书法,琴艺,卜算甚至连弗朗机语都懂?”

贾珏淡淡一笑:“无他,唯勤耳。”

咔嚓。

赵婧如何听不出贾珏话语中的敷衍之意,她气恼的瞪了贾珏一眼,手中的酒杯竟是被她直接捏碎了。

贾珏见状一愣,好大的手劲儿。

“哈哈,贾兄勿怪,她学过武,气力自是难免大了些。”赵彬连忙解释道。

贾珏诧异的望向了她,还学过武?

见到他诧异的目光,赵婧的心头却是有些得意,她轻哼一声:“无他,唯勤耳。”

贾珏和赵彬闻言对视了一眼,随后却是齐齐笑了起来。

赵婧眯了眯眼,问道:“你们笑话我?”

赵彬连忙摇头:“我们哪里敢,只是觉着你的话甚是有趣儿。”

“为何有趣儿?莫不是我说的太过可笑?”赵婧又问道。

赵彬被她逼问的招架不住,连忙岔开话题,向贾珏说道:“贾兄,画舫上有琴,此情此景,倒不如弹奏一曲?”<123>
赵婧闻言果然不再逼问他,而是用好奇而期待的眼神看向了贾珏。

之前醉仙楼文斗,她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比过了琴,后来听说贾珏琴艺如何了得,倒是有些遗憾,此时能听,自然是极为期待的。

贾珏闻言轻轻点头,他坐到琴案前,双手在琴弦上拨动起来,顿时,一串悠扬的琴声响起。

赵婧身形一震,用无比震撼的目光看着贾珏。

而此时,一阵微风吹拂,吹动了贾珏的衣衫和发丝,他衣袂飘飘,俊秀无双,仿若神仙中人。

眼见这一幕,赵婧却是只觉得自己心头猛然一震,与此同时,一道灵光在她脑海乍现,她终于明白了贾珏不肯向她透露卜算结果的原因!

原来,是他!

小说《贾珏秦可卿暗黑沉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