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白云间继承者误差

《白云间继承者误差》中的人物赵予夺覃隶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170>,“福寿众生”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白云间继承者误差》内容概括:”生命共享。虽然之前有一些猜测,但是当这个概念出现的时候还是打了个寒颤。这个空间已经完全超越的认知范围了,如果连生命都能够共享,那彻底死而复生恐怕也不是全无可能。没有世界法则的空间该怎么运行?——怎么运行和我没关系...

精彩章节试读

<10>什么?

一般这种情况属于他在遭受某件事之后先产生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后来又因为反复受同类刺激激发了机体的自护机能,强行忘记了那段记忆,把那个时期的自己禁锢起来。

但是被禁锢心理是绝对不会和自己对话的,因为在禁锢心理和个体之间一定存在主从关系,除非覃隶的心理完整度已经不足百分之五十的同时,还有一个心理完整度大于覃隶的禁锢心理存在。

一旦禁锢心理说服覃隶,它就能发展成主人格,到时候覃隶就会变成副人格。

目前还不知道禁锢心里的善恶,万一是想抹杀覃隶就麻烦了。

我立马松开覃隶的手,转而掐住他的下颌:“出来。”

指令让他的心跳停滞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猛然深呼吸,但由于前期信任关系培养良好,整个人还没有从催眠状态中转醒,只是从心理场景脱离了。<23>
“好了,现在......”

几道灵光闪过,原本打算让他睡的,不过机会这么难得——

“现在回答几个简单的问题,只要诚实回答,你今晚就得到奖励,能做个好梦。”

覃隶抿嘴:“好。”

“你的任务是什么?”

“你是什么时候进入世界的?监狱建成前还是建成后?”

哈,两个问题的答案和之前迥然不同,就会一本正经的骗我是吧。

再问点什么呢?

“岑习和你什么关系?”

我倒真摸不透,看他像是中英混血,西方那边不是很介意这个,要是岑习是他的......感情启蒙什么的,我岂不是撬人墙角?

“他是我最忠诚的下臣,和我共享生命,永不背叛。”

生命共享。

虽然之前有一些猜测,但是当这个概念出现的时候我还是打了个寒颤。

这个间已经完全超越我的认知范围了,如果连生命都能够共享,那彻底死而复生恐怕也不是全无可能。

没有世界法则的间该怎么运行?

——怎么运行和我没关系。

“好了,你做得很好,快睡吧。”

懵懂的男人闭上了双眼,很快就安稳的睡着,均匀安分的呼吸衬得他又乖巧又俊美,我缓缓抬手抚平他的眉头。

这样迷人的绅士肯定不缺少追求者吧,可惜连他习惯性堆砌的伪装都无法破解。而我却天生对他的铜墙铁壁免疫:独一无二的距离让我很受用。

长期的心理暗示依赖会无意间促使他和我亲近,再加上我故意为之,他在这方面又纯如白纸,估计早晚覃隶会变得听话。

往旁边一瞥就是镜子里的我,催眠结束没多久,我的竖瞳还没来得及转化回来。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见这双冷血动物似的眼睛,墨绿的瞳光隐隐让我变得更加危险和耐人寻味。真好看啊,完美符合我的审美标准。

镜子里的我俯身贴在覃隶附近,头狼温和无意识的昏睡,像我近在咫尺的猎物。

我并不着急,我会等到他自己愿意掰下獠牙送给我的那天,驯服的过程何尝不是一种享受呢。

......

催眠太费心神了,今晚我是万万不会再睡到地毯上去。等到连拉带扯把覃隶弄上床之后,我自己也换上睡衣躺在他身边:这么大的一张床,平常说什么就是不让我蹭,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

(把手伸进覃隶上衣揩油)

......

......

我醒来的时候窗外日头大好,十二点的钟声慢慢悠悠回荡在这个封闭的空间:现在是覃隶吃午饭的时间。

有一只钢铁一样的臂膀拦腰裹住了我,另一只横亘在我的头和软墙托之间,指尖还捻着我的头发。

实际上六点,八点已经分别响了两次钟了,分别是早餐和处理公务时间的标志,我很怀疑覃隶已经醒来过了,不然他一直没去餐厅的话应该会有仆人来提醒他。

这么粘着我,看来第一次催眠对他的影响真的挺大,恐怕一时半会儿没办法脱离昨天的心里场景。

阳光透过没有拉紧的窗帘照进来一缕,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恰好打在覃隶的侧面,柔和的阴影覆盖了另一面的棱角,纤长浓密的睫毛也一清二楚。他休息的时候好像都是这样,出奇的乖。

(摸摸乖狼的腹肌)

“覃......”

正要开口叫他起来,门突然打开,一位婀娜大方的淑女推门进来:

“覃先生,我——”

她是谁?

“你是谁?”淑女一眼就穿过床帘的缝隙看见了我,又抢在我之前说话。

我用力想挣脱覃隶卡在我腰间的手臂起身看看,动静不小,勒着我的男人又紧了紧手,眼睛悠悠睁开。

他的动作熟练的有些过分了,好像他怀里经常搂过谁。难道是我想错了,他其实有恋人?

想着我掐了一把他的胳膊想让他放手,但是他还是没什么动作,微微侧头瞄了一眼床帘外,嗓音有些慵懒沙哑,像野兽餍足的呼噜声:

“德拉小姐,随意进入屋主的私人领域是很没有礼数的事,如果我没有记错,今天应该是您父亲在一小时后到达会客厅等待我的约见。”

德拉小姐,让我想想,德拉翻译过来是高贵聪明的意思吧。

而那位小姐也确实没有像骄横无礼的公主一样大声斥责覃隶和我,只是皱着眉头强忍怒气:

“抱歉覃先生,父亲临时有些事,我一个人无处可去才想着来叨扰您,听到下人说您今早拒绝了早餐便想着提醒一下,”她摩挲着金属门把手:

“没想到撞见这一幕,不过也不早了,不如就让那位侍女伺候您起床吧。正好今天除了公事,父亲还想和您商讨我们的婚事呢,早一些起也能有充裕的谈话时间,我先走了。”

这位德拉淑女没有再等覃隶的回话,干脆利落的关了门。

原来贵族小姐也难以逃脱经典雌竞环节吗,可惜我是新时代解放女性,对于互相贬低为侍女的恶意游戏毫不感兴趣。

“起床了,覃先生,要我伺候您穿衣洗漱吗?”<123>
嘴上说着我捏住了他手上的麻筋,感觉到手臂稍一松我就从他的怀里钻出来了,顺便拉下来了他被我掀起来的上衣。

覃隶拉住了我的胳膊,他醒过来之后脸上就恢复了不冷不热的表情,现在又奇异的想表现解释的欲望,整个人别扭矛盾极了:“我之前从没有和她谈过婚事。”

见我一时半会没反应他心虚地抿抿嘴。

他没有必要向我解释,我们现在甚至连床伴都算不上,那他的心虚的确莫名其妙。

如果说他早上起来那种粘人的表现可以归为心理依赖,那现在这副样子又能用什么原因解释?我回想了昨晚的细节,确定自己没有禽兽到利用催眠暗示我是他的女朋友。覃隶今天就是很不对劲儿。

“哦。”我甩开他的手随便应了一声,自顾自洗漱。很久之后他才机械的开始他起床的的哪些步骤。唯一不同的是,中途我看他的几次他都在看我。

不管怎么样,这副乖顺的样子又很好的满足了我的恶趣味。

整整一个早上我都没有开口,直到他默默的准备去会客厅:

“覃隶,那个德拉小姐的父亲是谁?“

“帝国丞相之一安德斯。”

他回过身面向我,肩膀上的隼很亲和的对我叫,和他的主人一样奇怪。

“安德斯是你弟弟的人吧,他应该知道你没有订婚的打算,这次来估计醉翁之意不在酒,表面上是催促你的婚事,实际上是为了试探我的虚实。”

也就是说,覃隶的弟弟要忍不住出手了,比我想象的早了太多了。

我没有再往下说,看他一脸淡定胸有成竹估计也是早有预料。从一开始我的计划被暴露给覃隶到现在比预期更早的变故,计划看似很完整,实际上已经在一步一步脱离原轨。

谈情说爱是谈情说爱,正事是正事。我该怎么委婉的提醒这个奇怪的覃隶不要不务正业呢。

话到嘴边又拐了个弯:

“既然覃先生知道德拉小姐只是你弟弟用来试探的工具人,那为什么还要向我解释呢?只有情侣关系才需要无微不至的报备哦。”

啧,这不怪我,对着这个性格的覃隶根本没办法遏制想要调戏他的意图。

“咳咳......我走了,予夺。”

冰山脸上很努力的挤出来一个笑。

【赵予夺初试任务:消灭典狱长 任务时限:72天】

......

小说《白云间继承者误差》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