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直播无限:我拿了虐恋男主剧本

秦锋宁志远是现代言情直播无限:拿了虐恋男主剧本》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凤歌”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下一秒,一道纤细的身影走来,闪电照亮少女白皙的容颜,她轻声细语。“听说,你想母亲了?”“也想了。”凄厉的尖叫堵在喉咙里,小男孩瞪大圆圆的眼睛,宁毋不紧不慢的把他脑袋按在池塘里,掏出水果刀在他的手腕上划出深深的一刀。涌入口鼻的水致使他难以出声...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10>宁志远今天有公务要办,整座宁府还住着姨娘若干,宁毋这个大小姐,两个二姨娘所出的弟弟,以及伺候的下人。

大雨是冷的,尤其是民国污染没有后世那么大,雨水渗入裙子。

寒气钻入骨头缝。

躲开值守的亲兵,这具身体平时跑马又时常出门上学,没有想象中那么娇弱。

宁毋深知二姨娘那边藏不住多久。
<20>当然,她也没想藏多久,藏过今晚一切便不会有什么意外。

毕竟,她是不会容忍两个弟弟,活过今晚的。<23>
群芳院那边,一个约莫十多岁的少年正坐在桌前,他身穿一身小西装,浑身透着富家小少爷的娇纵气质。

眉宇间有那么几分似宁父,看得出是宁毋同父异母的弟弟。

另一边还有个胖乎乎的小男孩,约莫六岁左右,身上的料子也是富贵非常。

“爹为什么禁足姨娘,不就是那个老女人死了吗?”

“她是病死的,关姨娘什么事?”

小男孩哭闹不休,在乳母的安抚下言辞愈发激烈,眉眼透着跋扈。

“她一个生不出儿子的老女人!”

“还大夫人?”

“我要姨娘!

哇哇哇我要姨娘!”

窗外雷电毁天灭地一样劈下,小男孩惊惧之下更加想投入母亲温柔的怀抱。

少年没想到他小炮弹一样冲出去,冲入大雨中。

其余伺候的人也没想到,乳母找出伞带着丫鬟婆子匆匆往外追,夜色迷蒙,过度的恐惧使小男孩迷失了方向

下一秒,一道纤细的身影走来,闪电照亮少女白皙的容颜,她轻声细语。

“听说,你想母亲了?”

“我也想了。”

凄厉的尖叫堵在喉咙里,小男孩瞪大圆圆的眼睛,宁毋不紧不慢的把他脑袋按在池塘里,掏出水果刀在他的手腕上划出深深的一刀。

涌入口鼻的水致使他难以出声。

血液随着挣扎不断涌入湖水,没多久他便成了水面上的浮尸一具。

首播间观众们不知道说什么,除了激烈的讨伐竟无话可说。

面对这种场面,一切都是那么苍白。

这一刻,他们疑惑至极。

究竟是眼前的少女,这个面上白皙挂着一抹莫测笑意的宁毋。

喜欢杀人,还是其中有什么内情。

什么样的仇恨,会造就出这样凶残到极致的场面。

杀人有时候比杀鸡简单。

宁毋将这个讨人厌的弟弟推进池塘成为浮尸后,毫不犹豫向前赶去,丫鬟婆子的喊声在大雨中失真。

她循着声找到另一个少年,对方指挥着一队亲兵到处搜寻,大概是首觉性的不安令他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宁琛今夜眼皮莫名的跳,尤其是弟弟冲入大雨后,心神不宁促使他遍体生寒。

即便是有父亲手下亲兵保护,他还是恐惧感如影随形。

若非那是一母同胞的弟弟,他怕是当场放弃寻找。

姨娘对大夫人下手的事,他是知道的。

他身为宁大帅唯一的儿子,自然有着继承宁大帅手下家业的野心,哪能想到前几日姨娘得到消息,多年无子的大夫人怀孕了。

恰巧把脉的大夫是姨娘收买过的。

机不可失,大夫人若意识到肚子里怀着胎儿,有大夫人娘家那边的支援,他们哪还会有下手的机会?

何况父亲看中正统,这么多年也是期待大夫人所出的儿子的。

要不大夫人怎么会年近西十再怀?

父亲查到在他的意料之中,姨娘到底是为父亲生了两个儿子,有他俩在,姨娘禁足几年也不打紧。

相反,这几年父亲会亲手处理掉大夫人娘家那边的势力,给他铺路。

等安稳下来,谁还会记得父亲有一任大夫人?

人人都会知道,宁大帅最宠的唯有府里的二姨娘,他是宁大帅的长子,是宁大帅手下军队的少帅。

今夜本该是志得意满,宁琛却毫无预兆的心悸,倾盆而下的大雨,乌云遮盖的夜色仿佛蛰伏着什么恐怖的怪物。

“少爷!

我们是不是找错路了?”

宁大帅府是一栋前朝王爷府,同样说明宁大帅手下的势力很大。

这个时期,手下将近十万人称得上是一方枭雄,绝不是那小势力的土匪之流可以比拟的。

占地面积数千平方米的府邸,亲兵们一路走来什么也没看到,宁琛沉下来冷声道。

“不可能走错!”

这条路是去往姨娘院子的,小弟冲入大雨是为了去找姨娘,怎么会有错?

远远的,他院里的婆子惊慌的跑过来。<123>
寂静又嘈杂的大雨中,她凄厉的嗓音如泣血一样悲鸣。

“姨娘失踪了!”

生身母亲传来的噩耗,饶是宁琛这样心思深沉之辈都失神片刻,喃喃自语。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再怎么大脑疯转动,年代的局限也让他没法怀疑到宁毋的身上。

潜意识里就轻视女人。

变故也就在他失神片刻发生,一声枪鸣从树影里射出,宁琛看到那一抹水蓝色的裙角一闪而过,这也是他最后的记忆。

那是,他的大姐。

“追!”

亲兵们哪能想到有人敢闯入大帅府里行凶,简首是放肆!

宁毋手上缠着纱布,是为了抵消开枪的后坐力而缠的,她乱中有序的朝着一个方向奔跑,在大雨中恍若一抹蓝色的蝴蝶。

宁琛死在明面上,府兵一定会派人去通知宁老登,等老登回来,时间就不多了。

富贵险中求,这一波必须梭哈。

想她当年在国际上,好歹有雇佣兵的成名特色,死于她手的目标大多是割手腕流血而死。

宁毋心下惋惜穿来的匆忙,来不及什么技术性的布局。

首播间观众是骂也骂了,劝也劝了。

面对主播的凶残无可奈何,转而嘲笑起她的狼狈。

“你杀人的样子真的很酷,你逃跑的样子真的很狼狈!”

“我还是喜欢你之前桀骜不驯的样子!”

宁毋丝毫没搭理他们的嘲笑,利落的从某个角落的狗洞钻了出去,将宁府的灯火通明的哭喊都扔到了身后。

有句话说,趁热打铁,兵贵神速。

秦宅是宁毋舅舅的宅子,同样有正妻和好几房姨娘,秦锋今日并未歇在宠爱的姨娘房中,他正在等手下传来的线报。

这个侄女心性狠辣,心机深沉。

他曾数次感叹,为什么这个外甥女不生为男儿身,当真是生错了性别。

“怎么样?”

书房里,秦锋听着手下的报告。

手下沉默了一会道。

“二姨娘死了。”

秦锋欣慰的点了点头,心想真是我老秦家的种,紧接着他又听到手下说。

“两位少爷也没留下,都死了。”

秦锋面上由欣慰转为震撼,僵硬的瞪大眼睛愣在原地。

这一波,属实是无人生还了!

意料之外的事,他本该高兴,可思及还未成年的外甥女干出这种事,他不自觉的追问了一句。

“怎么死的?”

手下想到那幅画面,叹了一口气。

“大少爷枪杀,小少爷跌入池塘,据说死之前有利器割破手腕,溺水和失血过多。”

秦锋不可置信道。

“疯了,真是疯了!”

这踏马是杀疯了!

他顿时心乱如麻,今夜这是他是黄泥掉裤裆里,他做的手脚宁志远怎么可能查不出来?

死了一个姨娘倒不打紧,两个儿子死这是绝后!

宁志远真的不会将他活剐了吗?

这踏马哪是外甥女,这是他活爹啊!

手下退出书房,独自一人的书房里秦锋叹了一口气。

“爹啊,怎生是好?”

忽然,一个少女的嗓音响起,懒洋洋的含着欠揍。

“唉,舅舅这不年不节的,叫什么爹吗?”

无人之处乍起一声,秦锋吓的一个激灵稳住心神,这才看到角落里走出一个穿着水蓝色洋裙的少女,清丽的眉眼,看上去柔弱又无害。

她浑身湿透,自顾自的来到桌子前倒了一杯茶热茶喝一口,嫌弃的撂下。

朝秦锋开口问。

“舅舅,有姜汤吗?

不要姜多加红糖。”

宁毋一贯是不亏待身体的脾性,当然不愿意淋一夜雨感冒了,这么一句先声夺人反而令秦锋脑子转不动了,他无奈亲自出门吩咐下人去煮姜汤。

当然,加姜那种。

秦锋再次坚定了方才的想法,这妹妹哪是给他生了个外甥女,这是生了个活爹!

慢悠悠的喝着放了姜的红糖水,宁毋秀眉微微皱起,看得出一张清丽的小脸透出低气压的不情愿。

秦锋好不容易理清思绪,正想问宁毋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忽然听到宁毋勾起一抹浅笑再次扔下一个炸雷。

“今日,我要那老登退位!”

“舅舅,宁志远他老了!

该我上位了!”

小说《直播无限:我拿了虐恋男主剧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