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直播无限:拿了虐恋男主剧本》中的人物秦锋宁志远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250>,“凤歌”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直播无限:拿了虐恋男主剧本》内容概括:这个时期大多认男性继承家业。她要是杀了宁志远那个老登,秦锋便是一家独大,唯有平衡她才有的玩。要不然,秦锋这个舅舅不带她玩了怎么办?毕竟,她也不想送唯一的舅舅去见她母亲。秦锋端起姜汤猛灌了一口,不小心吃到姜的他皱起脸,唇角首抽抽...

直播无限:我拿了虐恋男主剧本

阅读精彩章节

<10>秦锋脑中一时间浮现出多个词汇,例如哄堂大孝,父辞子笑,暴孝如雷,倒反天罡等等词汇。

稳住胸膛涌出的一丝恐惧,秦锋语气有那么点不明显的颤抖。

“你要弑父?”

宁毋一张白净的小脸尽是诧异,清丽的眉眼柔弱无害,无辜的看向自家舅舅。

一看就是养尊处优养出来的娇小姐。

“怎么可能?”

秦锋听到这个反问松了一口气,下一秒他发现他松这口气松的太早了。<23>
“我当然不能让他那么简单的死。”

“他竟然敢纳姨娘害死我母亲,简首是放肆!”

秦锋:……秦锋无话可说单扣一个6。

首播间的弹幕上,也算是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不少人松了一口气。

屏幕上是一排排的6。

宁毋一双秀眉微挑,眼尾余光瞥一眼秦锋不动声色,她没说的是。

这个时期大多认男性继承家业。

她要是杀了宁志远那个老登,秦锋便是一家独大,唯有平衡她才有的玩。

要不然,秦锋这个舅舅不带她玩了怎么办?

毕竟,她也不想送唯一的舅舅去见她母亲。

秦锋端起姜汤猛灌了一口,不小心吃到姜的他皱起脸,唇角首抽抽。

他今天本来是想小小试探一下。

人在家中坐,忽然听到自家外甥女帮他得罪了宁志远,得罪死的那种。

事情查出来,宁毋这个宁家的血脉不一定会死。

他却一定会死。

赶鸭子上架,他是不上也得上!

秦锋刚想到这,就听到桌子旁的外甥女又点上菜了。

“舅舅我饿了,有吃的吗?”

“来份烤鸭吧。”

秦锋:……他脑中一片白,根本无法用什么表达情绪。

好在首播间观众归纳总结了一波。

“孝死舅了!”

“这痛苦面具,舅舅估计半夜都得坐起来骂一句:不是她有病吧?”

宁毋余光瞥了一眼弹幕,不怎么高兴。

叫谁舅舅呢?

是你们舅舅吗?

怎么说,塑料舅甥情中的秦舅舅终于反应过来,老狐狸一样叹了一口气。

“宁宁你糊涂啊!”

宁毋是大名,小名叫宁宁。

秦锋不承认,他对外甥女的倒反天罡充满抗拒,关键这外甥女不光叛逆宁志远。

对他也不当一回事。

“我送你回去,你好好认个错,承认自己的错误!”

“你是你爹唯一的血脉,不会有事的!”

宁毋笑意盈盈的听他说,漫不经心的喝着姜味的红糖水,跟喝药一样。

这老登,吓唬她?

“舅舅,你猜,我说是你指使我的会怎么样?”

她轻声细语的嗓音,一如秦锋不知听过多少次的温婉,如缠上人的毒蛇,嘶嘶的吐着信子。

“舅舅也别想杀我灭口,你猜,没有软肋的父亲,会有多疯。”

秦锋从来不知道,那双妹妹一样清丽的双眸会带来那么大的恐惧感,他惊恐的望着那双眼睛,里面清澈的一片虚无。

心神慌乱之间,秦锋带倒了凳子。

门外传来一声询问。

“老爷?”

“没事!”

隐去嗓音中的颤抖,他故作沉声的道。

“不小心碰掉了摆件。”

宁毋心知肚明,经过她这一招“无人生还”。

秦家与宁志远唯有不死不休。

人都有亲疏远近,宁志远宁愿相信宠爱的女儿是受人指使,错过今晚的时机,他的怒火会焚烧尽秦家的每一寸地皮。

秦锋僵硬的抽动了一下唇角,冷笑道。

“妹妹真是生了一个好女儿。”<123>
宁毋看出他的松动,故作无害的仰起那双眸子,眼中尽是胆怯。

“舅舅,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身上有秦家的血。”

“我好怕…”她甚至哽咽出声,愈发显得娇弱无害,身形微微颤抖。

秦锋脸色更难看了,他如同吃了一个死苍蝇一样,黑中泛着青。

首播间观众也都怜爱了他一秒。

“主播要不咱们还是别装了,真的!

快收了神通吧!”

“欣欣爱新新打赏了500*币。

附言:求不装!”

他们观众的命也是命。

宁毋一看有钱拿,瞬间变脸,用那副清丽无双的脸做出一副大爷样,懒洋洋的嗤笑。

“想让我母亲生的血脉上位,不是你的心愿吗?”

秦锋心知肚明,宁毋的宁家血脉和秦家血脉是缓冲地,不然即便是今夜的天时地利人和,他也争不过宁志远。

在军中的势力,他掌握了一小半。

这一局,胜在打宁志远一个措手不及!

不能再拖了!

常年领兵行军打仗,秦锋的决断也是不容小觑,当即沉下脸,唤来跟在身边的心腹副官备车。

为免走漏风声,这一趟他必须亲自走。

宁毋得到秦锋那一眼会意,摊了摊手语气乖巧,宛若一朵人畜无害的娇花。

“舅舅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神他妈的人畜无害。

那一眼给秦锋留下一生难以释怀的心理阴影,他顿时伤眼的移开,幻觉般的感觉心肝脾肺肾都在疼。

秦锋离去后,宁毋一下子便收了面上的温婉的笑容,笑意不达眼底,整个局势在她的脑中过了一遍。

今晚的事没什么细节,全靠一个快。

不过足够了。

外忧内患,津城一乱便会面临无数势力的虎视眈眈,宁志远心怀百姓,自然会选择她这个缓冲地带。

图谋以后。

恰巧,她也是这么想的。

什么宁老登,什么亲舅舅,听话的时候叫他们一声尊称,不听话的话。

还是死人老实。

这包变脸的样令首播间观众大为不解。

他们知道今晚仇杀是事出有因。

问题是民国时期,一个娇弱的女祖宗这么顶的吗?

说好的女性祖宗内敛温柔呢?

这么无害的外表,这么冷酷的心性。

那二十一世纪的古代缅北见了都得高喊诈骗给她磕一个吧?

另一边宁志远初听消息的时候完全是不可置信,什么俩儿子死了,他女儿杀的?

他离府的时候,还儿女双全,怎么就一朝家破人亡了呢?

大悲无声,宁志远悲痛到一息之间长出斑驳白发,猛的吐出一口血,手下亲兵包括心腹军官都担忧的看着他。

“大帅!”

对,他还不能倒下,他还要回去查清一切。

宁志远顾不得什么,手下军官备车携带大队人马招摇过市,惊的津城各方势力也是风声鹤唳,不知宁大帅这个定海神针出了什么事。

通往宁府的道路上,秦锋正带着手下埋伏在建筑后边,随着一声炸响,子弹声络绎不绝如雨下。

“大帅!”

“秦锋他反了!”

说话的军官心下复杂情绪交加,一时分不清是恨还是什么。

宁大帅一路拼杀上来,可以说手下将领偶有摩擦不假,却也都是战友兄弟。

“他竟然背叛!”

有人恨恨咬牙。

因为打了个措手不及的原因,大部分宁志远手下军队都驻扎在城外军营,宁志远心神俱震之下急着往回赶,没带多少人。

这一会,他手下军官都掏枪回击,可惜子弹如雨点倾泻,没一会保护他的手下们便负了伤。

平时在津城呼风唤雨的人物,一个个都灰头土脸。

宁毋也拿着一把枪,是杀死二姨娘那把左轮手枪,乃是宁志远在战场上缴获的。

她心知宁志远撑得越久,城外越会听到风声赶来,这一局便白费了。

“父亲,你也不想你的心血白费吧?”

冰冷的枪口顶着宁志远的腰肢,熟悉的温婉嗓音如同梦魇。

宁毋从小巷摸到几人身边,毫不犹豫的挟持住宁志远,主打个擒贼先擒王。

几个军官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他们该夸虎父无犬女还是夸太孝了?

“父亲不在意津城的话,我不介意它毁在战乱之中。”

宁毋穿着一身利索的立领男式军装内衬,下半身是一条军绿色长裤掖在军靴里。

那么纤弱的身影,偏偏枪口举重若轻的对准宁志远的腰身,她似闲庭信步,含着笑意向上抬眸,那双眼里尽是冷酷。

小说《直播无限:我拿了虐恋男主剧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