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看过很多<150>,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妖皇未婚夫死后两万年》,这是“阿若”写的,人物阿若时清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时炎冷哼不屑的说道。低下头,长发低垂挡住了的表情,那张和时清一样的脸,说出的话是这样冰冷。“时炎殿下,我此次前来是想求得上古妖丹。”还未等我说明情况,时炎大怒,“本殿看你是疯了!你当年害我妖界大败,如今还有脸来要上古妖丹?”“只要您肯将上古妖丹给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妖皇未婚夫死后两万年

妖皇未婚夫死后两万年 在线试读

<10>
“冥皇?啊呸!还有脸来妖界!”

“就应该杀了她给时清殿下报仇!杀了她!”

“不知廉耻!”

见我不反驳,骂声更多了,甚至有人朝我扔来了臭鸡蛋和烂菜叶。

阿若将我护在怀中,宽阔的背挡在我身后。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快要坚持不住了。
<23>“进来吧。”

时炎的声音响彻妖界,我愣愣的盯着大殿一时没缓过神。

阿若拉起我,将我搀扶进大殿之内。

时炎坐在皇位上,他与时清是双生子,长的一模一样。

我一时失神,“时清...”

“哼,冥皇殿下,哥哥两万年前已经死了,难得您还记得他。”时炎冷哼不屑的说道。

我低下头,长发低垂挡住了我的表情,那张和时清一样的脸,说出的话是这样冰冷。

“时炎殿下,我此次前来是想求得上古妖丹。”

还未等我说明情况,时炎大怒,“本殿看你是疯了!你当年害我妖界大败,如今还有脸来要上古妖丹?”

“只要您肯将上古妖丹给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无奈说道。

时炎挑眉问道:“什么都可以?”

我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只要你肯在弑神台待上一日,本殿便给你上古妖丹。”

弑神台啊,那是妖界的处刑罚的地方,以弑神之力给犯人雷霆一击,寻常妖族坚持不了片刻就会化为灰烬。

如果是巅峰时期的我,在那上边待上几天也不碍事,可我现在修为损耗,元神不稳。

一日...应该可以吧。

我上了弑神台,一道道雷霆如刀劈斧砍,阿若被结界挡在外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变成一个血人。

一日很短,短到只能吃三顿饭。

一日又很长,长到我捱了八十一道雷霆。

当我破衣烂衫,一步一个血脚印走到万族殿的时候,时炎震惊的一时说不出来话来。

他没想到素来冷艳高贵的冥皇会如此狼狈。

时炎终于将上古妖丹给了我。

阿若背着我回到六道宫。

道一神君碰巧来冥界找我,看到浑身是伤的我,他连忙将我带到神界洗髓池。

“怎么伤的这样重,时炎太过分了!”道一神君拧眉说道。

我趴在阿若背上,艰难的扯了扯嘴角,“毕竟是我欠妖界的,不过幸好,上古妖丹到手了。”

浸在洗髓池半日,我身上的伤口全部复原。

我舒展手臂,听到骨节嘎巴作响。

“外伤都好了,只是你这内伤太重了,”

道一神君伸手放在我的头顶,“你的修为折损,还中了养生魂花的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将阿若支开,向道一神君说出实情。

“原来是这样,可是补全残魂对你的伤害实在太大了,小初,你一定要想清楚。”

我叹口气,惆怅的说道:“如今我明知道补全残魂之法,不救时清我良心难安。”

道一神君知道我从小就犟,我决定的事情谁都没办法改变。

我给阿若服下上古妖丹,不愧是妖界至宝,阿若体内的残魂碎片慢慢聚合,最后生长为半簇火苗形状。

慢慢的,阿若变了,他不再像原来那样黏我,沉默的时间越来越长。

我一头扎在六道宫研究残魂补全,并没有发现他的异常。

除了妖界的上古妖丹,我还需要两样东西,仙界的聚灵镜和我冥界的六道轮回之力。

仙界~本想不要再和玄禾有任何关系,可聚灵镜是他的法器。

我化作当年花妖的模样偷溜进了仙界的朝云阁,听说玄禾和瑶凌公主成亲后一直住在这里。

现在只求玄禾看在当年的情谊上肯将聚灵镜借我。

当看到那个神情冷漠的玄禾时,我竟然没有一丝伤心和痛苦的感觉。

“小白,两万年了,你从没找过我,如今为了聚灵镜倒是肯前来相见。”

我低下头,“不是没来过,只不过看到你和公主恩爱,便不想打扰。”

“你要聚灵镜做什么?”

“救人。”

瑶凌公主听说有来了一只小花妖,神界小公主高高在上的声音悠然渺远,“你就是万年前勾引玄禾的小花妖?”

勾引吗?

玄禾没有开口否认。

我苦笑道:“遥翎公主,我需要聚灵镜救人,特意前来求借法器,日后必当归还。”
<123>“你一届卑微小妖,凭什么让上仙将聚灵镜借给你?”

也是,小花妖确实算不上什么人物,可我不想用冥皇这个身份面对玄禾和遥翎,我的尊严不允许我这么做。

“本公主宫中还缺一个侍花婢女,如果你能让院中的矢岚开花,本公主就让玄禾将聚灵镜借给你。”

玄禾诧异的看着遥翎,遥翎没有理会。

他知道,矢蓝用冥河河水浇灌才能开花,正常小妖即便在这里侍奉一辈子,都不会见到矢蓝开花的,可是他没有说话。

矢蓝花是冥界的花,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冥河水虽然虽然会侵蚀元神,但以我现在的身体还能撑住。

我换上仙侍的衣服,每日照料矢蓝。

很多次,玄禾看到我欲言又止,但到最后也没有开口。

照料矢蓝花很简单,难的是每天要忍受遥翎公主的冷嘲热讽。

再加上她日日故意在我面前秀恩爱。

只不过她想多了,我对玄禾早已没有原来的感觉。

时间果然是治疗一切的良药,才两万年,我就不爱他了。

小说《妖皇未婚夫死后两万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