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小说《黑与白:债主》,超级好看的小说推荐,主角是林雪无,是著名作者“林雪”打造的,故事梗概:“你会教育孩子么?”坐在椅子上,淡淡的问道“<550>不会怎么了?你还教教我呀?屁大点事,还没完了是吧?”余子豪的爸爸一脸不屑地说道我没有再跟他争辩什么,而是对老师说道,“麻烦您把洛洛带出去,我想跟这位家长单独谈谈”老师一愣,看出了我目的“洛洛爸爸,您…您冷静一下,暴力并不能解决问题”老师对着我安抚道“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很多事情用暴力去解决,是最好的办法”我说...

黑与白:债主

黑与白:债主 在线试读

<10>
我一个耳光结结实实地扇在了一个女人脸上。

她欠了高利贷,而我,是来收账的。

我走上去撕着她头发,“到底什么时候还钱?”

但她的眼光,总是不自觉地看向了不远处的柜子。

我顺着看去。

只见柜子里一个小女孩,她死死捂着自己的嘴巴躲在里面,眼眶里尽是恐惧和泪水。
<23>这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真该死…

1

“再给你三天时间,如果还还不上,我烧了你的房子。”

我松开撕着她头发的手,撂下了一句狠话。

我自己都感觉得出,这句话,说得那么没底气。

我从这里离开得很快,因为我怕她看出,我此时藏在心底的那份狼狈。

屋外下起了小雨,我步伐有些凌乱走在雨里。

这个女人叫林雪,独自带着一个孩子。

她是那个女孩唯一的倚靠。

而这个倚靠,却被我当着她的面,毫无人性地摧残着。

作为妈妈的她,在女儿面前是情何以堪。

那个孩子一定是充满绝望,恨透了这个世界,更恨透了我吧。

2

三天时间转眼即逝,迫不得已的我再次来到了她的家里。

“10万块的本金,我还了一年,现在连本带利变成了17万。我现在根本连利息都还不起啊。”

女人一脸无助的说道。

“那也得还,你借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今天?”

我厉声的说道。

“去卖吧,你很漂亮,我想会有很多人愿意为你的身体消费。”

我一脸玩味地紧接着说道。

我在心底竭力地说服着自己,欠钱的人太多了,他们总是有这样那样的迫不得已。

可这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的工作,是用尽手段,把账收回来。

“今天我带油漆来的,不还钱,我就把你家所有的角落,都泼一遍,你女儿是在西街路幼儿园吧?

明天再不还,我就带上喇叭,去学校门口,让她所有的同学和老师都知道知道,她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每个人都有弱点,哪怕不做,我也要威胁着说出来。

“不要,求你不要。”林雪跪在地上,撕心裂肺地求着我。

而我的眼神,盯向了她的领口。

不愧是少妇啊,真大。

林雪一愣,随即赶紧捂住了自己。

“我说到做到。”我不由感到一丝尴尬,然后从身后提起了油漆桶。

打开盖子就准备往墙上泼去。

“等等。”林雪低声地说了一句。

她咬着嘴唇,犹豫了片刻后,一脸绝望地慢慢解开了自己胸前的纽扣。

然后把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脱了下来。

只剩一件内衣挂在身上。

“这样…你能不去我女儿学校了么?”

林雪低着头,用胳膊交叉着挡在自己的胸前,泣不成声的说道。

少妇勾魂,尤其是现在梨花带雨的样子。

满脸的怯弱,身材却火辣异常,胸大,腰细。

少女的娇羞和少妇的风情万种,全都汇聚在了她的身上。

我没有丝毫犹豫地就扑了上去。

肉偿的这种事,我经历了不少。

但这种极品,却是第一次碰到。

就在我把她压在床上,撕掉她内衣的那一刻,我看到了摆放在床头的一张照片。

我的手顿时停在了半中。

是那个小女孩。

她似乎一直在盯着我。

这样又想起了她那天的那个眼神,在我脑海里不断地盘旋着。

林雪紧闭着双眼,浑身紧绷着,眼泪不断顺着眼角流出。
<123>我把她的内衣扔到一边。

扯过她床上的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

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后,站在床前说道,“再给你几天时间吧,再还不上,可别怪我真的不客气了。”

“谢谢你。”林雪愣了一会儿,拉着被子坐了起来,颤抖着说道。

我拿起外套,摔门而去。

第一次,我感到极其厌恶自己,厌恶这个伤天害理的行业。

3

一连几天我都没有再去催她。

我清楚她根本就还不上,我能感觉得出,她是一个好女人。

但凡有办法,她那天不会做出那样的事。

这晚我喝完酒已经九点多了。

晕晕乎乎的我走在路上,突然听到了一阵孩子的哭声。

我寻着哭声看去,居然是林雪的女儿站在路边,还真是冤家路窄。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去。

“小孩,你哭什么?大半夜的不在家呆着,跑出来干嘛?”

我借着酒劲儿,一脸戏虐地说道。

“我出来找妈妈,呜呜,我不敢一个人睡。”

小女孩一边搓着眼睛,一边说道。

无数的人都说过,我是铁石心肠,甚至更难听的也有。

可现在,我心却莫名地抽了一下。

小女孩说完抬起头,顿时吓得“啊”地大叫了一声。

“你是坏人,那天就是你打我妈妈。”

小女孩一个闪身,躲到旁边的一棵树后面,指着我说道。

她的话让我酒也醒了大半,愧疚地摸了摸鼻子。

“那次是叔叔不对,我已经跟你妈妈道歉了,现在我们是好朋友了。”

我露出了一个自认为非常和善的笑容,轻声的说道。

我做的烂事儿多了去了,可不知为什么,面对这个瓷娃娃般的小女孩,我感到于心不忍。

好像…总是感觉欠她的。

可没想到,我的这个笑容,直接把她给吓哭了。

我好说歹说,用尽了浑身的解数,才好不容易哄好。

“我把你送回去,说不定你妈现在已经回去了,要是找不到你,该着急了。”

小女孩看着我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往家走去。

她在前面走,我在后边跟着。

“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洛洛。”

突然“砰”的一声,她撞在了路边的柱子上。

“你吃饭了么?”我快走几步赶上她,问道。

小女孩看了看我,低下头摇了摇。

“正好我也没吃,走,请你吃饭。”不顾她的挣扎,我拉着她肩膀的衣服就往旁边的汉堡店走去。

刚才我跟在身后看得很清楚,路过这里的时候她不停地往这家汉堡店看。

这才被撞到。

进门后我点了两个汉堡,一些零食和可乐。

我坐在她的对面大口吃了起来。

“喝酒喝得醉生梦死,真不如好好地吃顿饱饭啊。”我一边品尝着汉堡的酥脆,一边在心里念叨着。

我吸了一大口可乐,然后看向坐在我对面的洛洛。

“吃啊,不喜欢?”见她一直没动,我催促了一句。

她看了看眼前的汉堡,然后把头埋到胸前,说了句,“我没钱。”

我一愣,在心里苦笑了一声。

我放下手里的食物,耐心地说道,“放心,我跟你妈是好朋友,这是叔叔请你吃的,不要你钱。”

女孩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顶住汉堡的诱惑。

打开了包装纸,她拿起汉堡的一片面包,蹭了蹭汉堡中间沙拉酱,夹着上边的几片生菜就吃了起来。

“怎么?你不吃肉么?”我疑惑地说道。

“妈妈下班回来肯定没吃饭,她赚钱还债很累的,我想把肉和剩下的面包留给她吃。

我是小孩子,吃一点就饱了。”

洛洛支支吾吾的说着,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小心翼翼的,像是怕我生气一般。

见我并没有责备她,她咬了一口夹着生菜的面包,在嘴里咯吱咯吱地嚼了起来。

这种酸楚感,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我起身走到柜台,又买了几个汉堡,和一大堆的零食,饮料。

然后一股脑地放在了她面前。

“你吃你的,到时候把这些带给你妈。”

我没有看她,自顾自地重新拿起汉堡,低着头啃了起来。

食不知味,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4

吃完饭,我带着洛洛走在送她回家的路上。

“叔叔,你真的是妈妈的朋友么?”

洛洛走在我的旁边,仰着头跟我说道。

“当然,我不骗小孩儿。”

我低头看向她。

“那你以后能不打妈妈了么?以前爸爸天天打妈妈,打得她满脸都是血。

妈妈天天哭,我不喜欢看妈妈哭的样子,很心痛。”

小女孩的语气里,充满了恐惧和伤感。

“嗯,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打你妈妈,叔叔再次向你道歉。”

我蹲下身,摸了摸她的头发,轻声的说道。

“虽然你很凶,但现在我觉得叔叔是好人,我原谅你啦。”

女孩笑着,眼睛像是两道月牙。

“你跟我说话为什么总是把头偏到一边啊?”

从一开始我就觉得好奇,现在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洛洛指着自己右边的耳朵说道,“因为我这边的耳朵听不见呀。”

“听不见?从小就这样么?”我好奇道。

“不是,是去年爸爸打的。

他喝醉了,说我是赔钱货,然后就打我。

后来我晕了过去。

醒了之后,我这边的耳朵就听不见了。

妈妈那天哭得很厉害,我就跟她说,没关系的,洛洛有两只耳朵,用另一个也能听见。”

洛洛停下脚步,用双手拉着自己的耳朵,在我面前笑嘻嘻地说道。

我死死地攥着自己的拳头,感觉肺都快要炸了。

可我还是控制着语气说道,“你妈妈借钱就是为了给你治耳朵啊?”

“不是,爸爸不让,他说给我治耳朵就是浪费钱。

他要打死我,说这样就不用花钱了。

妈妈跪下来求他,他说只要妈妈给他很多很多钱,他就不打死我了。”

洛洛的话,让我觉得自己是个畜生。

可那个人的所作所为,比个畜生还畜生啊。

我想说点什么,可这时刚下班的林雪刚巧迎面撞到了我们。

她一脸恐惧地跑过来,一把就将女孩拉进了怀里。

哭诉道,“她只是个孩子,你纠缠她做什么啊,求你不要伤害她。”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命运悲惨的女人,还有这个懂事的让人痛心疾首的孩子。

我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狠狠扇自己几个耳光。

没有解释,我只想尽快地离开这里。

走出几步后,我回头看到依旧泪流满面的林雪蹲在地上,手不断在洛洛浑身上下摸索着。

坏人就是坏人,不管做什么事,别人都会认为你是心怀不轨。

所有的解释都是多余,我选择直接扭头就离开了。

过了一个路口,我突然听到有人喊我,我回头一看,是林雪。

“今天的事…对不起,洛洛都跟我说了,谢谢你。”

我冲她笑了笑,然后摆了摆手。

我不断地问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小女孩,总存在一种特殊情感。

或许,是因为我从小就是个孤儿的原因吧。

又或许,是因为她那天的那个眼神…

5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去催林雪的债,心底对她们总是有一种负罪感。

晚上喝酒喝得五迷三道的我来到一家商K,心想着找点乐子。

刚进门,一个熟悉的身影闯进了我的视线里。

是林雪。

她正与一个男人在走廊里不断地撕扯着。

我走上前,一把将她拉到身边,“你怎么在这里?”

“是你呀,又来催债啊?”林雪迷迷糊糊的说道。

站在那里摇摇晃晃的,显然是喝了不少的酒。

“我问你为什么在这里。”我厉声说道。

“看不出来么?”林雪在我面前转了一圈,展现着她暴露的衣着。

“我在上班啊,我在赚钱还债啊。”林雪一脸的娇笑。

语气中尽是轻佻,但眼神里却充满了委屈与无助。

“不是你说的,想还债,只能出来卖嘛?”

我没有再跟她在走廊里继续纠缠,拉着她走进卫生间,把她按在了洗手池边上。

“你这么做,想过洛洛的感受么?”

我看着镜子里的林雪,冷声的说道。

“你在质问我?我有今天是被谁逼的?是你们这些吸血鬼。

现在连本带利已经涨到二十万了,这样下去我一辈子都还不完。

你以为我愿意让洛洛有一个做小姐的妈妈么?

可你让我怎么办?每次催债得找上门,我们母女俩吓得抱在一起,躲在房间里哭,这样的日子我真的受不了了。”

林雪低着头,崩溃地哭着嘶喊道。

我点了一根烟,倚靠在门口。

“把脸洗了,换好衣服跟我走,债务的事我帮你想办法。”

透过镜面,我和林雪的眼神交织在了一起。

抽完烟,我带着林雪走出了商K。

突然林雪转过头对我说道,“你知道这个时间,哪里还有做蛋糕的么?今天…是洛洛的生日。”

“你可真是一个“称职”的妈妈啊。”

我叫了一辆出租车,“洛洛一个人在家,你回去陪她,我去买蛋糕。”

把林雪先送回家,然后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还在营业的蛋糕店。

好在这里非常齐全,不仅有蛋糕,还有一些生日礼物之类的商品。

我挑了一个跟洛洛差不多高的玩具熊,直接买了下来。

林雪走到今天的这个地步,虽不能说全是我的错,但与我也绝对脱不了干系。

如果洛洛懂事,一定恨死我了吧。

再次来到林雪的家门前,开门的是洛洛。

看到我手里的玩具熊和蛋糕,小家伙高兴地直接跳了起来。

“叔叔,我第一次过生日的时候,有蛋糕,而且还有礼物,我太高兴了。”

洛洛死死抱着那个玩具熊,但依旧轻微地偏着头说道。

这真是一个让我感到心碎的习惯。

虽然已经很晚了,但林雪依旧炒了几个菜摆上了桌。

我们三个人端着高脚杯碰在了一起。

点燃了生日蜡烛,围坐在一起。

洛洛人生第一次十指紧扣,对着蛋糕许下了自己的愿望。

在蜡烛被吹灭的那一瞬间,让我恍惚间感觉到了…家的味道。

洛洛闹腾了半天,笑着睡在了沙发上。

“我会找老板给你停息,往后的日子里,钱慢慢还就行了。”

我在阳台上抽着烟,林雪站在我的身后。

“真的很谢谢你。”林雪的声音很小,似乎还掺杂着一丝不安。

“放心,我是看洛洛可怜,不图你什么,以后不要再去那种地方上班了。”

掐灭手里的烟,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万块钱。

“洛洛喊我一声叔叔,她的生日我自然要给她准备礼物。”我把钱放在了她阳台的洗衣机上。

“对她好点。”

“这不行,我们怎么能拿你的钱呢。”林雪摆着手说道。

“这个时候就别嘴硬了,就算你无所谓,但孩子需要好一点的生活。”

说完后我没有再过多的停留。

我走下楼来,抬头看着那间亮着灯的屋子。

心里突然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很想保护她们,还有一丝淡淡的不舍。

6

林雪出了车祸。

她被撞飞后,手里死死地攥着手机,屏幕上是我的号码。

我赶到医院时,林雪已经进了手术室。

医生说她颅内出血,很危险。

虽然那个电话没打给我,但我清楚她要说什么。

所以从那天起,照顾洛洛的人就变成了我。

“妈妈会死么?她死了我就成了孤儿了。”

洛洛站在林雪病床前,低声的说道。

她没有哭,只是不停地重复着那句话。

“她会醒的,你还有我,我会永远陪着你,不会让你变成孤儿的。”

我蹲下身,轻轻地把洛洛揽进怀里。

在我模糊记忆里的某一天,我是多么渴望有人也能跟我说出同样的话。

可惜,那天之后,我就住进了孤儿院。

我没有选择用“妈妈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等你长大了就会回来”,这种善意的谎言去隐瞒洛洛什么。

如果林雪熬不过去,我宁愿她是死在洛洛的面前。

死的时候,是攥着女儿的手死去的。

这样林雪不会有遗憾,我也希望洛洛能有这份关于妈妈的最后记忆。

白天我会去接送洛洛上幼儿园。

晚上我会哄着洛洛睡觉。

我怎么也没想到,原来我讲《神笔马良》的故事,讲得那么溜。

这让我有一种极大的满足感和自豪感。

直到躺在床上的洛洛,用一双大眼睛盯着我弱弱地说道,“叔叔,你能换一个故事么?这个故事我都听了一周了。”

我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在脑子里搜索了个遍,也没翻出第二个故事。

第二天把她送去幼儿园后,我直接去了图书馆。

买了一堆的儿童故事书。

结账时,店员用一种极其异样的眼光看着我,“看您长得挺凶悍的,想不到还会给孩子买这些东西,真是一个好父亲。”

我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笑了笑就离开了。

回到家我恶补了一整天的故事,心想着晚上一定会让洛洛大吃一惊。

下午我来到学校接她放学的时候,发现她的红红的,眼皮都肿了。

“告诉我,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一脸怒气地问道。

洛洛摇着头不说话,眼泪又夺眶而出。

我直接拉着她走进了幼儿园,当着老师的面问了起来。

“余子豪说我妈妈是坏女人,说她在歌厅上班,还说我妈妈欠了很多钱,死了也是活该。”

洛洛呜咽着,断断续续地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我把孩子送进你们幼儿园,我希望你们能负起这个责任。

这样,你把这个叫余子豪的爸爸叫到这里来。不然这件事没完。”

我极力地压制着怒火,咬着牙对老师说道。

大人不说,小孩子怎么会知道呢?

老师一看这件事是不能善了了,很快就把余子豪的爸爸叫到了学校。

见到他时我一眼就认了出来,那天在商K与林雪撕扯的,就是他。

“事情老师跟我说了,小孩子不懂事儿,打打闹闹的不很正常嘛。你这么大个人,怎么还跟孩子计较啊。”

余子豪的爸爸一进门就劈头盖脸地对我大声地说道。

小说《黑与白:债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