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完整版小说推荐《黑与白:债主》,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林雪无,是网络作者“林雪”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大约一刻钟,把老师和洛洛重新叫了进来。重新坐在了椅子上,对着余子豪的爸爸问道,“你教育孩子的方式,是不是不对?”“不对不对,是我不对。”他捂着脸,用力地摇着头说道。“以后你儿子还欺负我女儿么?”我轻描淡写地说道...

黑与白:债主

黑与白:债主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10>
“你会教育孩子么?”我坐在椅子上,淡淡的问道。

“我不会怎么了?你还教教我呀?屁大点事,还没完了是吧?”

余子豪的爸爸一脸不屑地说道。

我没有再跟他争辩什么,而是对老师说道,“麻烦您把洛洛带出去,我想跟这位家长单独谈谈。”

老师一愣,看出了我目的。<20>
“洛洛爸爸,您…您冷静一下,暴力并不能解决问题。”老师对着我安抚道。
<23>“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很多事情用暴力去解决,是最好的办法。”我说完,把老师和洛洛一起推了出去。

“怎么,你还想打我呀?把你嘚瑟的。”余子豪的爸爸一脸嘲笑地说道。

大约一刻钟,我把老师和洛洛重新叫了进来。

我重新坐在了椅子上,对着余子豪的爸爸问道,“你教育孩子的方式,是不是不对?”

“不对不对,是我不对。”他捂着脸,用力地摇着头说道。

“以后你儿子还欺负我女儿么?”我轻描淡写地说道。

“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了,我对天发誓。

我一会儿回去就收拾他。”余子豪的爸爸一脸肯定地说道。

“能道歉么?”我继续问道。

“马上,我立刻就让余子豪过来道歉。”说完他就往门外走去。

“你还算是一个明事理的家长,你,还有你儿子,都应该谢谢我。”

我对着他的背影说道。

“对,对对,谢谢,谢谢。”余子豪的爸爸转过身,点头哈腰地说道。

“老师,看吧,谁说暴力不能解决问题?效果立竿见影。

虽然我不是老师,但我的工作让我比你更了解人性。

面对霸凌这样的事,对有些人来说教育是没用的,只有让他知道了什么是怕才有用。”

那天我看到他与林雪在商K撕扯,我就找人了解了一下。

余子豪的爸爸,做的脏事儿,那真叫一个脏。

欺软怕硬,软蛋一个。

所以今天我认出他后,根本没跟他客气。

也算是一种恃强凌弱吧。

洛洛看到班里的“小霸王”低着头跟她道歉,一时显得非常局促。

但还是原谅了他。

自那天之后,班里再也没有人欺负过她,加上林雪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渐渐淡了许多。

洛洛逐渐变得开朗了起来。

她看我的眼神从那之后,总是带着一丝崇拜。

被小孩子这样看着,感觉真好。

“洛洛啊,你妈妈的债,我已经帮她还了。

你以后永远也不用害怕了。”

为了那个眼神给我带来的“虚荣”,我索性帮林雪把高利贷给直接还上了。

我让洛洛端坐在沙发上,大义凛然地在她面前演讲道。

“耶,妈妈以后再也不用那么辛苦了,再也不用害怕了。叔叔,你真是太好了,你最厉害了。”

洛洛直接从沙发上跳进了我怀里,搂着我的脖子甜腻地说道。

“那肯定啊,等等,等等,还有好消息。”我重新把洛洛放在沙发上。

我站在她面前继续“演讲”道,“医生说,你妈妈恢复得很好,简直就是医学奇迹,她随时都可能醒来。”

“演讲”完的我已经张开了双手,等待着洛洛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可她却愣愣地坐在沙发上,眼泪夺眶而出。

“怎么了?”我蹲下身来,抹了抹她脸上的眼泪。

“我如果有你这样的爸爸多好啊。”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怎么安慰她。

再次轻轻地将她揽进怀里,轻轻地摸着她的头发。

“我可以偷偷地叫你一声么?”

7

我身边一群纹龙刺虎的壮汉,说我最近像是打了鸡血。

还有人说我,挺恶心的。

挺大个老爷们,整天抱着一本“安徒生童话”。

有事没事的就去菜市场,童装店,玩具店,图书馆。

问我是不是要考成人大学。

“老大,您说您一来上班,就抱着一个布娃娃,头上还带着个粉色的小发卡。

我们是催债的啊,您这样还怎么收账。
<123>太影响我们的职业形象了。

还有啊,我带您去纹个身吧,算我求你了,纹个猛点的,过肩龙,关公,哪吒,什么都行,我掏钱,地儿您随便挑。

我实在是受不了您手腕上贴的凯蒂猫了。”

“滚,你懂个嘚儿啊。”

我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账本,冲着他就狠狠地扔了过去。

就在打闹时,电话突然响了。

是医院打来的,告诉我…林雪醒了。

我接上洛洛,第一时间赶了过去。

洛洛母女俩见面后,难免的要抱头痛哭一场。

“谢谢你照顾洛洛。”哭完后林雪向我说道。

“嗨,没事。”我摆了摆手。

“你们聊,医生说你可以吃点东西,我去买。”

林雪昏迷这么久,一定跟洛洛有很多话说。

我在那里也合适,索性找个理由就出来了。

买完饭,抽了几支烟之后,我才慢悠悠地回到病房。

“你别起来了,我喂你吧。”

我打开保温桶,把床摇了起来。

林雪有些不习惯,脸还红红的。

一边喝着粥,一边时不时地看看我。

“谢谢你帮我还了债,还有医药费,我都会还给你的。”林雪说道。

“其实…那次在洛洛面前打了你,给你和洛洛带来了很多的伤害,我心里一直非常愧疚,帮你还了债和付了医药费,就当补偿了。

这样我心里也好受些。”我继续喂着她,一边说道。

“虽然我不喜欢你的工作,但我也能理解,钱一定要还的。”

林雪说道。

“还有啊,你头上戴的是…?”林雪抬起头,盯着我问道。

我用手一摸,从头发上拿下来了一个小发卡。

“是我给爸爸戴上的,好看吧?”在旁边扒饭的洛洛突然冷不丁地插上了一句。

“爸爸?”林雪一脸错愕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洛洛。

“这个…”我端着碗,直起了腰。

然后责备地看了洛洛一眼。

洛洛吐了吐小舌头,悻悻地把头直接埋进了碗里。

“吃完了,我去刷碗。”

我赶紧逃了出去,然后收拾一下病床周围。

“洛洛我给她请假了,让她在这里陪着你吧,晚上我来接她。”

说完我就往外走去。

“其实…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在一直做她的爸爸。”

我快要走到门口时,突然听到林雪说道。

我脚步一顿,“好好呆着吧,什么也不用担心,晚上我来接孩子。”

8

“老大,我不想收账了,想离开这个行业。”

我从医院一路走到了公司,用了近两个小时。

在路上想了很多很多。

到了公司后,我直接来到了老大的办公室。

“我听下面人说你最近很反常,遇到什么事了么?有什么打算?”老大一脸笑意的说道。

“想…成个家。”我老脸一红,说道。

曾经这件事,对我来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咱俩有过命的交情,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在公司的股份照旧,每年都会有分红,想回来的时候,随时回来。”

老大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我面前,拍着我的肩膀说道。

“老大,我不想再碰这样赚来的钱了。”

我抬头看着他,语气清淡而又坚定的说道。

在公司收拾完,天已经快黑了。

我找了一家饭店打包了几个菜,带着就赶去了医院。

洛洛吵着要跟林雪住在医院里,我也由着她了。

一大一小都在这里,我又有些不放心,索性就在休息室将就了一晚上。

林雪醒了之后康复的很快。

没多久医生就决定可以出院了。

回家后洛洛和林雪住在了一个房间,而我在另一间住了下来。

每天照旧接送着洛洛。

林雪看我的眼神也逐渐的更加的复杂了起来。

有时候下楼走一走,她会主动的牵着我的手。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有一种满满的幸福感。

可就在我们三个人都接受了彼此的时候,林雪的老公回来了。

那天老大叫我去找他,为我开一个欢送酒局。

实在也不好意思拒绝。

可刚喝了两杯酒,林雪的电话就打来了。

我一接听,电话里传来了洛洛的哭声。

“快来救我啊,爸爸要打死我。”

随即我就听到了一阵咒骂声和林雪的尖叫声。

我猛然的站起来,手里的酒杯直接被我捏碎了。

“怎么了?”老大原本乐呵呵的脸上,顿时冷了下来。

周围一片安静。

“老婆孩子被人打了,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我要赶回去。”

一边说着一边就往外冲去。

“我开车送你。”老大站起来跟着我跑了出去。

一群人也跟着乌乌泱泱的就跑了出来。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林雪家的楼下。

下车后我刚要往上跑,看到跟着来的几个人从车后边直接拿出了棍子和一些…

“你们干什么?”我大声地喊道。

“我们上去砍死他丫的。”几个人淡淡的说道。

有孩子在,林雪也在,我也不想再沾上这样的麻烦。

我看了一眼老大,直接跑了上去。

老大说了他们几句,他们放下后也都跟了上来。

一进门,我后悔了。

那时候应该带上那些棍子的。

林雪躺在客厅里的地上,一个男人骑在他身上,不断地用耳光扇着她。

洛洛躺在不远处,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我这辈子,都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这么想杀死一个人。

我一直将他踹翻在了地上,然后把林雪抱了起来。

“没事了没事了。对不起。”我看着奄奄一息的林雪,直接哭了出来。

“洛洛,洛洛。”林雪已经昏迷,可还是梦呓般的喊着洛洛的名字。

跟我一起来的那群人直接将那个人渣围在中间。

我知道他们的手段,怎么打人疼,怎么不致命,怎么让人留暗伤。

他们都是行家。

老大跑到洛洛跟前,一把将他抱起来。

“走,马上去医院。你们别闹出人命,把那小子给我留着,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老大说完,和我一起直接往楼下跑去。

9

我坐在医院的走廊上,感觉整个人都快炸了。

洛洛是被碰晕了过去,而且轻微脑震荡。

林雪原本骨折还没康复的腿和胳膊,再次骨折。

而且这次肋骨也断了两根。

这个狗东西。

对自己亲生的孩子都下死手啊。

这时老大走到我身边坐了下来,拿出手机给我看了一段视频。

视频里是那个人渣,被我们的一群人揍得已经不成人形了。

“我告诉你们,你们除非把我弄死,不然那娘俩永远别想安生,你们打吧,我不还手,但将来我一定在她们身上找回来。

我才是她老公,我们还没离婚呢,她居然勾搭了个野男人回来。”

视频里那个人不断地叫嚣着。

“你也知道,硬汉好弄,软蛋也好治,就这种无赖,最没办法,除非是弄死他。”

老大在我旁边,一脸无奈的说道。

“报警吧。”我死死地盯着手机,天知道我有多想弄死他。

可现在我不能那么做。

放在以前,这种人我能跟他豁得出去,他无赖我比他更无赖。

他狠,我比他更狠。

可现在不一样了。

人一旦有了牵挂,就怕了。

我也不能让别的兄弟担这个是非。

我悉心照顾着她们母女,安慰着经常哭的林雪。

“他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债已经还完了,又找上了门。

我真是瞎了眼,当初选了这样的一个人。”

林雪哭着说道。

“没事,有我呢。”我把林雪抱进怀里,轻声的说道。

这个人渣仅仅判了一年,而且还是缓刑。

因为他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个精神鉴定,证明自己有精神精。

而且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林雪。

转眼半年过去了,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林雪和洛洛出院后,慢慢地恢复了原本正常的生活。

可这天回老家上坟的我,突然接到了林雪的电话,

“我杀人了,我把他杀了,怎么办。”电话一接通,林雪在电话那头充满惶恐的说道。

“你别动,我马上回去。”我直接开车,一路疾驰地赶回了家里。

开门后,我看到那个人渣躺在客厅的血泊里。

胸前扎着一把水果刀。

林雪蜷缩在角落里,不断地颤抖着。

“他想强奸我,我失手就…”林雪扑进我怀里,大声地哭着说道。

完了,他们是夫妻,强奸够不成犯罪啊。

我想了好一会儿,最终,我做了一个决定,

我捧起林雪的脸让她看着我,“你听好,今天是我来收债,跟他发生了冲突,失手杀了他,懂么?”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这是绝对不行的,我万万不能这么做。”林雪拼命地摇着头,嘶喊道。

“你听我说,洛洛可以没有我,但不能没有你,你懂么?比起你,我一个讨债的杀人,更容易让警察相信。”

“我不要,我去自首。什么后果我也都认了。”林雪拼命地挣扎着。

“啪”。

一个耳光扇在了她的脸上。

虽然我曾经发誓,再也不打她了。

“你冷静一点,为了洛洛,懂么?”我抓着她的肩膀,用力地摇晃着。

随即我跑进屋里,很快又跑到林雪的面前,“这张卡你拿着,密码是洛洛的生日。

这些钱足够你们活下半辈子了,你带着洛洛,离开这里。

听话,一定要听话知道么?我判不了几年的,老大会帮我。”

我一边说着一边将林雪推出了门外。

重新关上门,我把屋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尽可能乱一些。

然后掏出手机,拨通报警电话。

“喂,我杀人了,我自首,我在…”

我的底不难查,杀人动机就是上门讨债,现场我做得也很好。

包括指纹,包括布置。

虽然还在调查,但基本已经认定。

老大给我请了最好的律师,他告诉我,至少是十年以上,甚至更重。

因为我是入室杀人。

林雪爱我,我也爱她。

为了她,怎么样也无所谓了。

洛洛跟我没有社会关系,我就算是被判死刑,也不会对她有影响。

她也成不了杀人犯的女儿。

也算是无牵无挂了。

唯一可惜的是,我向往的幸福生活,有些短暂。

就在我准备迎接最终审判的时候。

律师告诉我说,林雪自首了。

10

“我欠你的已经太多太多了,我不能再害了你。

这样也好,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轻松过,终于彻底摆脱了那个噩梦。

帮我照顾好洛洛。”

我被放出来后,去了看守所,见到了林雪。

我想救林雪。

她并没有什么错。

“想救她也不是没有办法,那个人渣还有一个父亲,死之前他们一直住在一起。

只要他出庭证明那个人渣见林雪时,有实施某些犯罪的意向,这个案子就可能会被重新定义。

但这很难,毕竟死的是他儿子。”

老大给我倒了一杯茶,然后自己也端起杯子慢悠悠地喝了一口。

姜不愧是老的辣。

但不管多难,我都要去尝试一下。

我用最快的速度赶去了那个人渣的老家。

见到他父亲后,我把来的目的跟他说了一遍。

本来我并没有什么把握,可见面后他说的话,却喜出望外。

“我儿子那天去,其实就是要钱,现在死了,钱也没咯。”

老头一脸惆怅的说道。

“钱,我有,但…就要看你怎么做了。”

说完这句话,我明显看到这个老头的嘴角忍不住的往上翘了一下。

真他妈的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你很在意那个女人?我儿子家暴我知道,打断骨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个我都能证明。

而且…只要价钱能帮我还上赌债,能够我养老。

其他的,都好说。”

老头一脸玩味地看着我。

“老爷子,只要她出来,是正当防卫,您张嘴,我绝不还价。”

我也笑了,第一次,我觉得不知廉耻的无赖,也有“可爱”的一面。

老头把脸贴近我,在我耳边小声的说道,“我儿子那天,其实就是去杀她的,他跟我说过,拿不到钱,就要她的命。”

老头儿说完,对着我笑了一声,“我可以把事实说出来,但前提是,我要先见到钱。”

“成交。”

11

这个老头儿,是个办大事的人。

他一脸愤恨地向法官交代,自己的儿子一直存在家暴行为。

并且跟自己说过,那天去找林雪要钱,不给钱就要她的命。

老头儿当庭痛斥了他的所作所为,替林雪鸣冤叫屈。

怒喊着“家暴可耻,他要与罪恶不共戴天。”

后来我给他加了十万块。

老头儿最终向法院提供一段视频。

那个人渣家暴林雪的视频。

加上刚刚被打的多处骨折的证明,认定家暴事实成立。

根据尸检和对林雪的身体检查,证明当天两人确实有扭打的痕迹。

几番周折后,法院决定采纳死者父亲的供词,认定死者的确存在杀人动机。

最终林雪被认定为,正当防卫。

等一切尘埃落定,我跟林雪举办了一场简单,但却非常温馨的婚礼。

我们彼此都没有家人,在婚礼改口的环节,洛洛当着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的面,改口喊我爸爸。

我给她包了一个大大的红包…

再后来,我带着她们来到了陌生的城市…


小说《黑与白:债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