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踹飞渣男后,被上司追疯了

许颜林田泽是小说推荐《踹飞渣男后,被上司追疯了》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许颜”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闺蜜得知<402>的悲惨遭遇后,二话不说把<403>带到会所点了一群男模,个个俊朗无比。我咽咽口水,艰难推拒:「这不太好吧……」闺蜜阴测测眯起眼睛:「难道你心里还放不下那个渣男?」我两眼一瞪:「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好吧确实有一点。不过也就只有指甲盖那么一丢丢。我和林田泽是大学校友,相识于一场寝室联谊...

踹飞渣男后,被上司追疯了 免费试读


渣男劈腿,闺蜜带我去酒吧买醉,一觉醒来身边多了个男人。

我含泪丢下二百块钱跑路。

结果小鸭子摇身一变,成了公司降的CEO。

本以为要被炒鱿鱼了,他却将我堵在办公室里,委屈巴巴红了眼。

「许颜,你个始乱终弃的渣女!」

我:「???」
<23>01

昨天是情人节,我谎称出差,实则偷偷回家想给男朋友个惊喜。

结果一开门,好嘛,满床惊喜。

一个是交往两年的男友,一个是认识四年的大学室友,不知道什么时候搞一起的。

都被捉奸在床了,林田泽还在试图狡辩,被我一巴掌打歪了头。

「滚!」

许柔眸光流转,娇滴滴想过来搀我胳膊打旧情牌。

于是我反手也赏了她一个大比斗。

「你也滚!」

在我家里上我的床,睡我男人还装凄凉,她怎么敢的呀。

两人衣衫不整就被我赶出家门。

林田泽恼羞成怒:「我不就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吗,那还不是因为你装清高不肯让我碰!」

「许颜,离开我你会后悔的!」

以后会不会后悔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现在恶心得胃里翻涌,宣布分手后将他们赶了出去。

闺蜜得知我的悲惨遭遇后,二话不说把我带到会所点了一群男模,个个俊朗无比。

我咽咽口水,艰难推拒:「这不太好吧……」

闺蜜阴测测眯起眼睛:「难道你心里还放不下那个渣男?」

我两眼一瞪:「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好吧确实有一点。

不过也就只有指甲盖那么一丢丢。

我和林田泽是大学校友,相识于一场寝室联谊。

平心而论,他长得还算眉清目秀,白白净净的,表现得又绅士体贴,是很容易招女孩子喜欢的类型。

他追了我两个多月。

有次周末我外出兼职,店里客人太多,打烊时已经很晚了。

回学校的路有些偏僻。

路过一处施工地时,暗处突然探出来一双手从背后擒住我,用潮湿的抹布捂住我的口鼻。

我奋力挣扎,却还是被迷晕。

再度睁眼的一瞬间,迟来的惊恐和绝望充斥脑海。

万幸的是,我躺在医院病床上,除了手腕上一圈青紫的伤痕,身上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林田泽坐在病床旁看护,温柔安慰我,忙前忙后帮我处理各种手续。

要不是他救了我,我不敢想象自己会遭遇什么。

所以我答应了他的告白。

他不是海城人,毕业之后没有住处,我二话不说将自己名下的一间公寓借给他住。

这么长时间,说深爱或许没有,但养只小猫小狗也该有感情了。

闺蜜拍拍我的肩,没戳穿我的脆弱,招呼那几个小奶狗小狼狗给我倒酒。

放肆的后果就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和陌生男人躺在一张床上。

颤颤巍巍掀开被子低头查看,悬着的心终于是死了。

身旁的男人还在熟睡,棱廓分明俊美无暇的面庞堪比男星。

就是脖子和胸膛布满红痕,暧昧极了。

我咽了咽口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如此生猛。

完了,这种高质量男模出台费一定很贵。

我看了眼银行卡少得可怜的余额,沉默片刻,含泪从包里翻出二百块钱小心翼翼放在床头。

然后果断跑路。

我本意是将这件事烂在肚子里。

然而有时候不得不感慨,孽缘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02

那天之后,我给闺蜜祁翘翘发的消息全部已读不回,打电话也不接。

这娘们儿故意在躲我。

朝九晚六按部就班的日子就这么过了一星期。
<123>一周后的某天早上,我刚到公司,人事部的小张就拉着我神秘兮兮八卦。

「许姐你听说了吗,咱们好像换老板了。」

嗯?

大新闻。

我眨眨眼,附耳过去。

小张说:「总部那边不满黄总去年经营不善导致公司营业额不达标,所以调了个更厉害的过来。」

我叹息:「那完了,以后大概率不能摸鱼了。」

「谁说不是呢。」

我俩啧啧感慨一番,然后各部就班该干啥干啥。

高层变动和我们这些底层的虾兵蟹将关系不大,也就是换个人发工资的区别而已。

然而我的想法错了。

大错特错!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站在台上致辞,据说是新来的CEO的男人。

和一个星期与我同床共枕的男模长得一模一样?!

天崩了。

地裂了。

我的灵魂搁浅了。

或许是我错愕的目光太过明显,正在说话的男人声音戛然而止。

他幽幽朝我这边看来,语气凉嗖嗖的:「某些职员似乎对我意见很大,企图用眼神杀死我。」

「噗……」

周围瞬间响起此起彼伏的憋笑声。

大家想笑又不敢笑。

只有我,脚趾抓地,脸涨成了猪肝色。

他是故意的!

我可以确定以及肯定,他绝对认出我了。

部门经理李祥鹤扯了我一把,笑呵呵打圆场。

「祁总,许组长只是跑业务累了,绝对没有任何针对您的意思。」

「哦?」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祁严的眼神原本还带着几分戏谑的笑意,此刻倏然冷了下去。

他的目光在我和李祥鹤之间游弋,似探究,似打量。

片刻后淡淡移开,继续着之前的致词。

刚才发生的似乎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

然而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

如坐针毡。

如芒刺背。

如鲠在喉。

我想起了那天早上忍痛丢下的二百块钱。

哈哈哈,我竟然把新晋上司当成会所男模睡了,胆大包天给他甩钞票也就算了,还只甩了两百。

哈哈哈呜呜呜……

李祥鹤看我垮起个批脸要哭不哭的表情,小声安抚。

「没事的,祁总或许只是和你开个玩笑,不必放在心上。」

我麻木地点点头,心如死灰。

嗯,没事的。

没准等祁严腾出手来,我就能喜获一餐炒鱿鱼啦。

这年头工作不好找。

朝九晚六不加班还双休的更是难如登天。

我暗暗祈祷这位爷能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我一马,可惜老天爷没听到我的心声。

会议一结束我就缩着脖子准备开溜。

结果没走几步,就听身后悠悠飘来一道声音。

「许组长,麻烦帮我把这些材料送到办公室去。」

03

李祥鹤看我的眼神瞬间变得同情。

我扯出一抹假笑,转身鞠躬:「好的老板。」

你家厕所炸了老板。

就那么两份文件夹,他身边跟着两三个助理秘书不使唤,摆明了是故意整我。

我表面愤恨吐槽,实际上紧张得小腿肚都在发颤。

脑子里不受控制盘旋着各种小说和电视剧里,炮灰惹怒霸总后的悲催下场。

套麻袋扔海里喂鱼,横尸废弃工厂,家破人亡流浪街头……

进了总裁办公室,身后的门倏然被关上。

我艰涩地咽了咽口水,还在犹豫是要为了保住工作滑跪道歉,还是干脆点主动辞职走人。

结果抬头一看,顿时脚下一软险些没站稳。

祁严和我的相距不过半米,近到我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正微垂着深邃的眼眸静静凝视我。

心脏跳动的速度直线加快。

抛开别的不谈,这张脸确实秀色可餐,身材更是一绝。

多看一眼就会爆炸。

我眼神乱飘,委婉提醒:“老板,保持距离,注意影响。”

祁严仿佛没听到我的话,又或许是听到了不在意,鼻尖发出一声轻嗤冷哼。

「许颜,想不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

「穿上裤子翻脸不认人,你挺能啊。」

我心虚得不敢接茬。

我酒量不行,喝断片后对于那晚的事是真一点都不记得了。

后来想找祁翘翘问清楚情况,奈何到现在都没联系上人。

一失足成千古恨,早知今日,那晚我肯定要克制住自己,不被男色迷惑。

酒精害人啊。

没得到我回话,祁严有些不爽地磨了磨牙:「你人走也就算了,给我留二百块钱是什么意思,嫖资?」

我摸摸鼻尖,含糊不清狡辩:「别说的那么难听,一点心意嘛,礼轻情意重。」

祁严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皱巴巴的红票:「这就是你的心意?」

我:「……」

不,这是人赃并获。

祁严撸起袖子走到办公桌后坐下,把二百块钱丢在桌上,翘着二郎腿满脸阴沉。

我放下文件夹,小心翼翼安抚:「祁总消消气,转念一想,您虽然失去了清白,可也不是没有收获嘛。」

祁严:「哦?那你说说看,我收获了什么?」

我拍拍胸口,一脸正义凛然:「一个忠心耿耿踏实上进的好员工啊!」

「……」

他好像被我无语到了,抽抽嘴角,欲言又止,止又欲言。

我表面淡定,其实心里七上八下的。

只求他要杀要剐能痛快些,头顶上悬着把刀要落不落的滋味太煎熬了。

办公室沉默良久。

他忽然冒出句:「公司有公司规章制度,你作为组长更应该遵守。」

我不明所以,仔细想了想最近有没有迟到早退旷工,答案是否定的。

不仅没有,还签了好几个大单呢。

祁严瞥了我一眼:「我记得公司规定不允许办公室恋情。」

我松了口气,举手发誓:「绝对服从!」

别说办公室恋情,我现在可是连恋情都没有了。

祁严舒展眉头,看上去愉悦不少。

他挥挥手,示意我可以走了。

等我走到门口时,又强调似的补充道:「咱们之间的事还没完。」

我身上的皮紧了紧,硬着头皮重重点头:「随时待命!」

呜呜呜这下谁还能分得清我和狗腿子的区别。

不管怎么说,暂时躲过一劫,不用换工作了。

04

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如获新生。

我长舒口气。

却隐隐感觉到了不善的目光。

抬头看去,祁严的秘书之一靠在秘书台冲我翻了个白眼。

于是我也毫不客气回了个白眼。

翻得更大,更白。

她气得面容扭曲了一瞬,撇开头去。

管她呢,又不是同部门的,瞪两眼也不会少块肉。

然而我错估了流言蜚语的威力。

接下来的日子里,祁严经常以各种理由传唤我。

每次我以为他终于想出问题的解决方案时,他又只是在一些芝麻大小的事情上挑刺。

比如说想喝咖啡,放着现成秘书的咖啡机不用,非要我亲自去楼下买速溶咖啡买回来之后又嫌味道不好。

比如一本正经指着自己端端正正的领带说歪了,让我重新给他打。

再比如莫名其妙送我礼物,第二天发现我没戴时摆臭脸。

和他独处一室的时候,气氛时常暧昧不清。

老实说,我也不是傻子,就算装作看不到他看我时眼底的炽热,也不可能感受不到他什么意思。

他或许是有那么一点喜欢我的。

但刚刚经历了林田泽的背叛,我并没有那么快就接受下一段恋情的打算。

更何况像祁严这种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他的喜欢多半只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没想到的是,这落在有心之人眼里,竟成了我处心积虑的勾引。

某天午休快结束时我去了趟厕所,刚准备出去洗手,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两道小声议论的声音。

「啊,不会吧,许组长看着不像那种人啊。」

「装的呗,平时和李经理暧昧不清的也就算了,那天开会你是没看到她看祁总的眼神,啧啧,天天进办公室半天不出来,指不定干了什么呢。」

「我说呢,别人都谈不下来的单子,她一出马没两天就解决了,诶,你说她该不会就是出卖色相勾引客户的啊。」

「十有八九是了,而且我还听说,有人看见过她和黄总在酒店开房呢!」

「天呐,黄总不是有老婆了吗?」

「嗐,要不然你以为人家为什么刚进公司半年就当上组长了,有的是手段。」

外面的两人似乎没意识到隔间里有人,聊得热火朝天。

我捏紧拳头,笑了。

我说最近怎么每次和李祥鹤谈事情的时候,其他人的眼神都怪怪的,原来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传出了这种流言。

砰的一声。

在两人惊愕的目光中,我把隔间的门用力打开。

然后当着她们的面,冷着脸拨通了110。

「警察局吗,我要报案,有人迷奸我。」

小说《踹飞渣男后,被上司追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