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直播鉴宝:渣男吸我阳气?

网文大咖“鉴宝”大大的完结小说《直播<670>:渣男吸阳气?》,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小说推荐,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鉴宝无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风声骤然停止。一切归于安静。看向四周,一片漆黑。内心的恐惧感在此刻被无限放大...

精彩章节试读

<10>
我想转身往回跑。

奈何被一股强大的风力止在原地。

突然风大作。

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都无法支撑。

只能被迫卷入进去,跌倒在地。

杂物间门“嘭”的一声立刻关闭。
<23>风声骤然停止。

一切归于安静。

我看向四周,一片漆黑。

内心的恐惧感在此刻被无限放大。

我小心翼翼从地爬起。

一股寒意扑面而来。

强忍住内心的恐惧,四处摸索着开关。

随后,啪的一声,灯开了。

但是,不是我开的。

我的手压根就没碰到开关。

我睁开刺痛的双眼,看到了骨灰盒前面放着的是,一个女人的遗像。

而她的眼神,则在死死地盯着我。

而那女人,我还见过。

是今天早上睡梦中压着我的那女人!

我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小心翼翼地向遗像前走去。

而那女人的眼睛,也因我位置的移动而移动,仍在死死地盯着我。

嘴角勾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微笑。

我咽了咽口水,忍着恐惧继续向前。

这下。

我看清了女人的面容。

她长得跟我有几分相似。

居然那么年轻就过了。

她到底是谁?

为什么秦越会背着我养鬼?

一切疑问在我心底蔓延开来,我百思不得其解。

忽然瞟到遗像上有几个小字。

我刚准备凑近一看。

那女人遗像上的嘴突然拉得极大,冲我露出桀桀怪笑。

“桀桀桀”

“桀桀桀”

“……”

我吓得脊背发凉。

转身就往门口跑。

可此刻,门却怎么都拉不开。

而遗像,直接向我飘了过来。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死定了的时候。

门从外面被打开了。

而本该在公司秦越,却站在我面死死地盯着我。

他的眼神再也没有以往的温和,还多了几分狠戾。

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前后夹击,进退两难。

我该怎么办……

还没想好逃离的方法。

我就看到秦越从身后掏出一把刀。

冲我狠狠刺了下去。

刹那间,鲜血四溅。

身后的厉鬼“桀桀桀”地叫个不停。

再次醒来时,是在卧室的床上。

床边,还坐着秦越。

此刻,他正一脸担忧地看着我。
<123>看到我醒后,脸上闪过了欣喜的神情。

我一脸恐惧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再看了看自己,发现并没有受伤。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越看出我的害怕,温和地问道:“怎么了吗?”

“昨天我回来时就看到你晕倒在杂物间里。”

“没事吧?”

秦越的表情,不像撒谎。

我半信半疑问道:“我晕倒在杂物间里了吗?”

“对啊!”秦越心疼得抱住我,“都怪我没能早点回来。”

“还好你没事。”

“不然我都不懂怎么原谅我自己了。”

我看着眼前的秦越,说不感动是假的。

我从小没人疼,爸妈在我小时候就离婚了,我一直生活在孤儿院。

还是在出来找工作遇到了秦越。

他让我第一次感受到爱,感受到生活意义。

可昨晚的事情实在是太真实了。

我不免怀疑是不是真的。

为了打消我心里的疑虑,我提出了想去杂物间看看。

秦越明显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答应了。

可当推开门后,我却傻眼了。

哪里有什么遗像,里面堆满了杂物。

“别进去了,里面很多虫子。”

秦越挡在我面前,给我看了一眼便把门关了,一脸担忧地嘱咐道:“里面气不流通,你有低血糖。”

“要没什么事的话还是不要进去了,想要什么让莉姨给你取。”

我乖巧地点了点头。

然后趁他不注意直接冲了进去。

“然然!”

秦越着急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但我依旧不管不顾地四处张望。

“你在找什么吗?”秦越着急地就想把我拉出去,“里面太脏了,你先出去。”

“要找什么我帮你找。”

可我依旧不理会。

扫视一圈后。

见无异样,我淡定退出房间。

秦越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你刚刚在找什么?”

我指着一旁秦越小时候的画像解释道:“我在找你还有没有你其他的照片呀!小龅牙!”

秦越看了看自己小时候的照片,松了口气。

一脸无奈地揉了揉我的头冲我笑道:“真是拿你没办法。”

“这个太脏了。”

“你要喜欢我每天叫莉姨多打几张给你收藏。”

我一脸嫌弃,“你可真自恋。”

秦越笑了笑没有回话。

用身体挡住,小心翼翼地关上杂物间的门。

就在此时。

我的笑容却凝固住了。

回到房间后,我快速将房门锁紧。

虽然刚刚秦越带我过去看的时候,表面一切正常。

但是在关门时,还是被我发现了端倪。

门口上的那道划痕,是我昨晚想逃命时粗暴扒门留下的!

虽然不明显,但我指甲盖都划破了,这不可能是错觉,更不可能是梦境!

秦越真的在别墅里养鬼了!

打开手机。

发现大师早已给我发了好几条信息了。

他告诉我正在赶来的路上,今晚是鬼节,鬼怪横行,让我务必挺住。

我快速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过去。

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那边很快回复。

没用的。

那鬼已经缠上你了,无论你走到哪里,他都会跟着你,直到你死。

内心的恐惧不断蔓延。

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我从未遇到过鬼,也从不信鬼神。

没想到今天,却真真实实发生在我我身边。

难道我就要这样等死吗?

我不甘啊!

手镯没带着了吧?

那手镯会吸食你的阳气,好让鬼魂更容易上你身。

我下意识地就去看手上。

发现早已摘掉的玉镯,不知何时又再次回到了我的手上。

我冷汗刷的一下就冒出来。

连忙将它取了下来,然后打开窗户径直把它扔了出去。

“呼。”

我刚松了一口气。

回过头来,发现门缝那有双眼睛正在一动不动地死死盯着我。

“谁?”我恐惧地向后看,“谁在外面?”

然而,并没有人回应我。

这段时间我老是觉得有人在偷偷注视着我。

可是当时秦越和莉姨都不在别墅。

难道光天化日之下。

那女鬼已经可以自由行动了?

那我岂不是更危险了?

我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弱了。

我恐惧万分。

但也只能在心里祈祷大师快点来。

到了晚饭时间。

为了不让秦越起疑,我只能壮着胆子出去吃饭。

秦越给我夹了不少我爱吃菜。

可我却没有丝毫胃口。

这个饭吃得比以往还要沉闷。

我和秦越谁都没有开口讲话。

突然。

秦越的视线定格在我的手腕上。

像是看破一切地问道:“手镯怎么不带了?是不喜欢吗?”

说话间,他语气低到了极致。

放下手中的筷子。

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我。

盯得我心里直发怵。

我立刻调整好状态,好让他看不出异常。

“噢,没有。”我咀嚼着菜,假装自然道:“这不是太宝贝了嘛,我昨晚还摔了一跤,我怕把它弄坏,所以就收起来了。”

“是么?”秦越的语气充满怀疑,但也没有再继续说什么。

就当我以为话题就这样过去了的时候,我看到秦越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条被我扔在树林里的翡翠手镯。

我盯着那条手镯,身体不自觉地开始发抖。

为什么……

秦越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看着的的眼神越发冰冷。

用着命令地语气对我说道:“还是带上的好。”

我想拒绝。

可谁知下一秒秦越直接拽起了我的手,冲我怒吼道:“为什么不带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么?”

“你不是说会能为我付出一切只要我开心吗?”

我看着接近魔怔的秦越。

算是明白了。

他是把恋爱时期我给他说的山盟海誓当真了。

付出一切可以,但命不行啊!

我赶紧就抽回手我的手。

拉扯之际,桌面上的菜全掉落在地。

我怒火冲天。

索性也不跟他装了。

“那个女人,是你前女友吧?”

我看着秦越,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我爱了你三年,没想到你却是在利用我给另一个女人还魂!”

秦越听到我的话后,直接魔怔了。

“看来你都知道了。”秦越缓缓向我靠近,表情接近病态,“你不是说爱我吗?那你一定不忍心让我伤心的对不对?”

“然然乖!我知道然然最听话了。”

“你一定愿意把命给我的对不对?”

“死了就不痛了。”

“而且还能永永远远地陪在我身边,这不好吗?”

“你疯了,绝对!”我冲着他怒吼,抽了他一巴掌,“你别傻了,不会成功的。

秦越被打得头偏向一边,很是不爽。

“会不会成功,试一下就知道了。”秦越拿着尖刀,缓缓向我靠近,“反正今天,我是不会让你走的。”

意识到情况不妙,我转身就想往大门口跑。

谁知一转身,女鬼正站在我身后,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就在这时,本在卧室里的莉姨不知何时出现在女鬼身后,对着女鬼就是一顿猛撒糯米。

女鬼身上瞬间起了浓烟,疼得面目狰狞。

别墅里,也都是女鬼发出的阵阵痛惨叫声在回荡。

“愣着干什么!趁她还没有侵入你身,赶紧跑啊!”莉姨恨铁不成钢地冲着我大吼道:“不然过了十二点,咱都得死!”

反应过来后。

我越过女鬼想要冲向门口。

可就要碰到门把手之际,被秦越给拽住了头发。

头上传来的痛感令我不得不止步于此。

离成功只差一步之遥……

“阿越,别再执迷不悟了!”身后传来了莉姨哭喊劝说声音:“你到底要为这个女人害死多少人啊!”

听到莉姨的话,秦越拽着我头发的手松了点力度。

“而且,你确定回来的人,还是原来的姜小姐吗?”

“你不要继续封建迷信地错下去了啊!”

“杀害那么多人,迟早是要遭报应的!”

“你别说了!”秦越死死地拽着我的头发,表情越来越狰狞,“报应又如何?”

“无论代价是怎样,只要她回来就好。”

“哪怕她只是一个行尸走肉般的傀儡,我都要!”

莉姨见劝说不过他,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真是造孽啊!”莉姨嘴里喃喃之语,“一报还一报,一报还一报啊!”

就在这时,身后的女鬼突然动了起来,伸出手指活生生地掏出了莉姨的心脏。

莉姨在一声痛苦的哀嚎中,彻底没了气息。

“都怪你!”秦越吓得瘫倒在地,对着我怒吼,“要不是你这个贱女人,莉姨也不会因你而死!”

秦越表情越来越疯,喃喃自语道:“死了也好,死了也好。”

“这下,就没有人阻挠我的圆圆回魂了。”

“哈哈哈哈。”秦越势在必般仰天大笑。

疯了。

这人完全是疯了。

看着那女鬼面目狰狞的模样。

我实在想不明白秦越图她啥。

或许他们是真爱吧!

可这不是伤害那么多人性命的理由。

他们要是真爱,陪她去死不就好了。

干嘛要害我的性命!

我越想越气。

可我没时间气。

看了看时间。

此刻,距离十二点仅有十分钟………

那时,便是我身体最虚弱的时刻。

我就要跟一个鬼换命,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了。

虽然我从小到大倒霉惯了。

但我好歹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啊!

我不该是这个结局啊!

看着秦越和女鬼一步步向我走来,我反应迅速地捞起一旁的糯米,猛地朝女鬼撒去。

女鬼又发出一阵刺耳尖锐的惨叫声。

趁秦越担心女鬼的缝隙,赶紧逃进了离我最近的地下室。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里面有一道通往外面的暗门。

眼下,我也没得选了。

我打开门就冲了进去,可进去后,却傻眼了。

里面的横梁上,吊着差不多十具穿着大红色衣服的女尸!

尸体悬挂在天花板上,凄惨地瞳孔正在一瞬不移地与我对视。

我猛地停住脚步。

心脏骤然疯狂跳动,冷汗不自觉浸湿后背。

我被吓得节节败退……

肩膀,突然撞上一个结实的胸膛。

“要去哪啊?然然……”身后,传来了秦越难掩激动的声音,“你可真会找地方躲啊!找了这么一个好地方。”

秦越看着我,笑得疯狂。

“这样也挺好,你能提前看到你的下场了,还能死得明明白白的。”

我浑身发抖,人被逼到绝境反而来了勇气。

“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心肠如此恶毒!”

“你害死那么多人,就不会良心不安吗?

“就不怕晚上她们来找你索命吗?”

可秦越完全不管我的谩骂,仍在得意地笑着。

“你果然是爱我的,这个时候了,还在担心我。”

我差点想吐了。

他怎么就有着像屎一样的关注点?

“这个你大可放心。这些女鬼已经被我定死了,永世不得超生,留在别墅里替我旺财。”

“而你,也很快会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哦!”

“遭天谴又怎样?只要圆圆能活过来,你们都值得死!”

说着,他视线定格在我身上,一句一句道:“倒是你。”

“先别管我遭不遭天谴了,快十二点了,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我看了看手上的手表。

此刻,十一点五十九分。

距离十二点还有一分钟!

到那时。

我的身体就会被厉鬼占据。

从而成为她们其中的一员……

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

我瘫倒在地,完全动弹不得半分。

迷迷糊糊间,我看到了女鬼就要上我的身体。

我心想是要完了。

要是有下辈子。

我绝对揍死秦越这个骗我感情取我命的混蛋。

我绝望地闭上双眼。

可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我还听到了女鬼发出的痛苦呻吟声。

紧接着,我听到了大师的声音

“快爬起来啊!”

“你躺地上干嘛?”

我被人从背后扶起,可依旧全身乏力。

大师像看透一般。

给我点了几个穴位。

我竟神奇地恢复了一些许力气。

“快跑啊!”大师紧张地冲着我喊,“她的目标是你!”

“躲过每天你就能平安无恙了。”

我不再犹豫,拼了命的就往出口跑。

可当我来到入户门后,却傻眼了。

地下室里那几个女尸正矗立在大门口,对我露出桀桀怪笑。

“怎么还有?!”

天要亡我也。

我下意识地就逃进了离我最近的杂物间,并把门上锁。

回过头,又被那女人的遗像吓了一大跳。

看到了上面放着的骨灰坛。

一切的怒火在这一刻爆发了。

“被当成替身也就算了。”

“竟然还是鬼的替身!”

我怒火中烧。

我叶然然长得不好看但也不差吧?

秦越竟然宁愿去喜欢一个像死了八百年,面相狰狞的女鬼!

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

我举起骨灰坛反手就扬了。

嘴里还不忘咒骂几句。

“妈的死了就死了,还害那么多人陪你丧命。”

嫌不够解气,我又踩了几脚。

感觉到身后传来一抹熟悉的注视感。

我回过头。

看到女鬼站我身后!

就当我以为自己要死翘翘的时候。

我看见女鬼在我面前化作了灰烬。

我特发?

……这是,碰瓷了?

我受惊过度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门口围了一堆警察。

大师告诉我,因为我扬了女鬼的骨灰,她魂飞魄散了。

而那十几个女鬼,则被他一并收了。

现在已经安全了。

“呼!”我长舒一口气,“谢谢大师的救命之恩。”

大师捋了捋自己不存在的胡须,“能遇见就是缘,不必客气。”

随即,大师离开了。

回想起昨晚的一切,我还心有余悸。

秦越因封建迷信杀人,而被警察判处死刑。

为了感谢大师的救命之恩,我用秦越之前给啊的卡他刷了十个火箭与游轮。

大师粉丝量大涨,除了直播鉴宝之外还开展了新的业务,直播算命。

而我,也搬离了那栋别墅,订了一张前往海南的机票。

从此,我也要前往另一个城市,开展另一段旅程了。

聚散离合终有时,历来烟雨不由人。

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也会遇到心里只有我的那个他。


小说《直播鉴宝:渣男吸我阳气?》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