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李蛋”的《双生蛇女》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123>从来没被长辈如此对待过,一时间直接愣在了原地,根本不知自己应该作何反应。归一道长见到如此扭捏,又看了眼我手里拿着的小本子,立刻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严肃地抬起头来,对着少年问出一句:“你师姐的老毛病又犯了?”少年点了点头,颇为无奈地说:“可不是嘛!连嘴里念叨的词儿都和以前一样,说她不是我师姐,...

双生蛇女

在线试读

<10>
就在我最害怕自己被看穿的时候——

归一道长却是一副长辈看小辈的模样,轻轻摇了摇头,好似拿我没了办法,有些无奈地朝我走来。

“辞悠啊,这次就算了,你今年已经十八岁了,以后做事要有点分寸,不可以再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了!否则为师可就真没法向你爹交代了!”归一道长宠溺地对我训斥道。

我从来没被长辈如此对待过,一时间直接愣在了原地,根本不知自己应该作何反应。

归一道长见到我如此扭捏,又看了眼我手里拿着的小本子,立刻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严肃地抬起头来,对着少年问出一句:“你师姐的老毛病又犯了?”<20>
少年点了点头,颇为无奈地说:“可不是嘛!连嘴里念叨的词儿都和以前一样,说她不是我师姐,根本不认识我!”
<23>“我和她解释了一大堆,把她的小本子给她看,她才肯信我,我那嘴皮子都快说破了呢!”

少年委屈吧唧地搁那哭诉道。

结果他的话音才刚落,一道冰冷又略带磁性的声音,忽然从归一道长的身后传来。

“那你以后别管她,要耍性子就让她耍,跑丢了要是找不回来,就让她自生自灭,死外面不就行了吗?”

这道声音刚刚响起,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循着声音缓缓将头抬起,恰好对上了一双冷到毫无温度,却又细长深邃的眼眸。

眼睛的主人长着一张棱角分明,如同雕刻般绝美的俊脸。

他梳着高高的道髻,明明只穿着一袭青蓝色道袍,浑身上下散发着的,却是宛若神子下凡般出尘的气息。

只是可惜,他紧抿着的薄唇,与微眯着的眼眸中,尽是毫不遮掩的轻蔑与鄙夷。

好似如他这般高洁之人,倘若与我为伍,便是玷污了他那身出尘的傲骨。

归一道长闻声,立刻撇去一道冷眉,怒斥道:“够了!清也,她是你师妹,平日里你们像两个冤家碰头也就算了,如今辞悠失踪三日,老毛病又犯了,还失忆着呢!你这做师兄的,就不能让一让她?”

“呵。”林清也冷笑一声,虽未接话,却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特别是他看着我的目光,满是深入骨髓的厌恶,好似我是一件多么肮脏的贱物一样。

林清也是归一道长二十多年前,在山间捡到的弃婴,也是跟在他身边最久,如子如徒般深得他亲传的,性子最阴沉的大弟子。

平日里,林清也不仅少言寡语,还对三毛带有一股好似从天而降,谁都理解不了的敌意与厌恶。

哪怕三毛自幼拜师十八载,与他这位大师兄,也算是两小无猜,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他依旧从未给过三毛任何好脸色,从未有过。

得亏小师弟谢无畏,也就是先前在大街上“捡”到我的那个少年郎脸皮厚,总能在师徒几人之间充当润滑剂,否则呀,林清也和三毛这冤家路窄的样儿,那是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有人转桌夹菜都能翻脸的地步!

即便是归一道长劝了这么多年,也拿他们二人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二人,随着时间的推移,积怨越来越深!

归一道长见林清也半点面子也不肯给,正要发怒训斥,一向唱红脸的谢无畏,赶忙笑嘻嘻地迎了上去,伸出手来,在归一道长的胸口为他顺了两口气。

“师父!哎呀!师父!咱找了三天,好不容易才找到师姐,这会儿别管这俩冤家了!办正事要紧呀!”

谢无畏说话间,还不忘暗中拽了林清也两下,示意他差不多得了,可别在这种时候添乱之后,才对归一道长接着又说。

“师父,您三个月前那一卦,不是算出了这个替身这几日必有血光之灾吗?”

“咱们还是赶紧回酒店,把行李收拾好,要是再晚上一些,指不定等我们到了落凤村,能找到的只有一具都发硬的尸体了!”

谢无畏这话一出,我和归一道长齐齐变了个脸。

我之所以变脸,是被谢无畏这话给吓到的!

三个月前,归一道长甚至都没见过我,我也没遇上白蛇,和这么多糟心的事情,他都能算出我有血光之灾——

又怎会这么凑巧,在谢无畏将我认错成三毛之后,连一丁点端倪都未曾发现?

他到底是将错就错,在我面前装傻,有更大的阴谋再等着我?

还是我和三毛当真像到真假难辨,比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还要相似?到了任何人都分辨不出来的地步?

归一道长则像是想起了什么要紧的事情,赶忙伸出右手,大拇指在四根手指上轻轻点了几下,口中振振有词地也不知道在算些什么。

下一秒,归一道长忽然瞪大眼睛,神色紧张地暗道一声:“不好!村中确有变故,该是有邪魔外道在村中作祟,那名女子还在村中,卦中来看恐有性命之忧,我们得加紧挪步了!”

语罢,归一道长抬步,快速朝着前方的酒店走去,林清也连个眼神都没给我,面无表情地跟了上去。

谢无畏则在跟了几步之后,发现我还停在原地,赶忙上前拽了我一把,想将我拽走,却发现我像是一块插进地里的木头一样,他愣是拽不动我!

谢无畏着急地晃了我两下,一头雾水地问我:“不是,师姐,你搁这发什么呆啊?”

“你没听见师父说,你那替身有危险了,咱几个要是再晚一步,她要是真死了,可就没人替你挡灾背命了啊!”

“我……”我动了动嘴唇,本是想要说点什么的,可话到嘴边却发现……

我好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此时此刻的我,就像在风雨飘摇中,误入大海的浮萍一样,不仅摇摇晃晃,看不清前路,周围还危机四伏的,好似踏错一步,便是无尽的深渊。

我不知道我明明就在他们身边,算卦算得那么准的归一道长,为何会算出我还在村里?

若是不仅他们认错了人,还将三毛在卦中算成了我……

那我现在跟着归一道长他们回村,要是与误入落凤村中的三毛迎面相会,那我不是自讨苦吃,连能退的活路都没了吗?

想到这里,我只感到毛骨悚然,脸色瞬间苍白不已!

我猛地后退几步,想要赶紧离开这里,却被一脸疑惑地谢无畏一把拽住:“师姐,你到底怎么了?你在害怕什么啊?你的脸色怎么突然这么难看?”

“你别管我!落凤村我不去的,你赶紧放开我!”我挣扎着想要赶紧从谢无畏手下脱身,谢无畏却把我拽得更紧了!

“为什么不去啊?”谢无畏不解地对我问道:“师姐,你以前失忆也挺听话的,这次怎么这么奇怪啊?”

一辆略带泥泞的黑色汽车,恰逢此时,忽然停到了我们俩的面前。

一道尖锐的喇叭声,直接打断了我和谢无畏的拉扯。

林清也轻轻降下车窗,眼尾处扫来一道冷眼,只道一句:“上车!”

小说《双生蛇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