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小说推荐《云开日月明》,现已上架,主角是云策列云樊,作者“知言若”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云樊在镖队最前面回头看着自己侄子如此兴奋,降下速度等到云策列的马车旁与之并行。“小列,省省体力吧,路还长着呢,小心等体力消耗光晕了车。”云樊骑着马看向云策列说道。云策列扒开帘布冲着云樊笑眯眯的说道:“嗨,二叔,不会有事的,路途如此通畅,这官道又不是乡间小路一般颠簸,再说车夫大哥技术这么好,都感觉不...

云开日月明

在线试读

<10>镖队行进速度并不快,但一路行走在官道之上倒也畅通无阻。

第一次离家这么远,云策列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一路不是掀开车帘向路边观望就是跳到车头处跟驾车的车夫东扯西聊。

云樊在镖队最前面回头看着自己侄子如此兴奋,降下速度等到云策列的马车旁与之并行。

“小列,省省体力吧,路还长着呢,小心等体力消耗光晕了车。”

云樊骑着马看向云策列说道。
<20>云策列扒开帘布冲着云樊笑眯眯的说道:“嗨,二叔,不会有事的,路途如此通畅,这官道又不是乡间小路一般颠簸,再说车夫大哥技术这么好,都感觉不到一点不适,云大侠不必多虑了,除非前面的道路走不了了。”

话音刚落,还没等云樊开口便看到先行探路的趟子手骑马向他奔来:“云镖头,坏了,前面官道封路了,路上都拦上了拒马并有官兵把守,原因不明,听官差说这几天官道都走不了。”<23>
“臭小子,乌鸦嘴。”

听到官道封路,云樊先是转头白了一眼云策列,接着安排手下招呼上几位镖师策马行至镖队前方道:“调整车队,保持队形,官道封路我们走小路,现在由一位镖师跟两位趟子手,一人一马呈倒三角架势向前方探路,其余人各自分组,提高警惕!”

“是!”

小路不同与官道一般宽阔且每隔一段路程都有沿途歇脚的地方,小路地势非常不明朗,杂草丛生,马车行驶其中极其颠簸。

如果不是云樊的镖队对这条路熟悉,一般人想要走这野路,还真就如同摸瞎一样。

而且不止道路难走的原因,再过两日,镖队行驶至深处后,周围山林耸立,连绵起伏的山峰中说不准会有劫道的山贼。

不过‘泰平镖局’的声名在外,很少有不开眼的劫匪、山贼敢触泰平镖局的霉头。

况且还有押运镖货的这群不省油的灯。

不过因为这次有云策列跟随着,所以云樊也没有敢掉以轻心,可不敢让云家这支独苗出任何问题。

云樊心里暗暗奇怪,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官道封路很常见,他也遇到不知多少次了,但这次没有看到特派或者当地官员巡视地方的通知,也没有整修道路的告示,就仿佛突然有事封路一般。

‘可能是侄儿跟着,自己太过担心紧张了。

’云樊拍拍脑袋心想道。

云策列站在车头处,看着前去探路的三位镖师,听着二叔的话若有所思。

不过也没等让他细想就被一颠一颠的车差点晃下来,他急忙抓住车顶站稳了脚跟。

“真倒霉,不过我还挺厉害,说啥应验啥吗?”

云策列自言自语道,“既然这样,让我的马车,轮子掉下来吧,我试试我到底是不是乌鸦嘴!”

云策列说完用手指着身下的车轮。

…………赶车的车夫转头看向云策列,嘴巴都向下弯成了倒着的月牙,眼神幽怨且像看傻子一般看着云策列,心里暗骂:老子这辈子拉了这么多年车了,没见过这么痴的,不生气,毕竟他是咱东家,驾车的账还没结完呢,不生气。

云策列看见车夫的眼神,收起手挠了挠头,尴尬的说道:“嘿嘿,嘿嘿,我这不是证明一下我不是乌鸦嘴嘛,这不没事吗车夫大哥,哈哈哈…哈哈。”

说完他一溜烟钻进了车里。

一路上并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除了路是真的颠。

云策列己经下车吐了数次,胃里翻江倒海的,吃的东西基本上吐了七七八八,但还是因为受不了马车的晃荡而一个劲的干呕。

中间云樊过来看望了云策列几次,看着他也没啥大碍才心里一喜:让你臭小子平时不听话好好练功,这回好好历练历练你。

想到这他边笑边向车内甩进去一壶水就扬长而去了。

听着车外二叔忍不住的笑声云策列一阵无语,打开水袋咕咚咕咚就是几大口,然后躺在垫子上内随着马车开始上下跳动。

终于天色渐暗,首到镖队行进的速度逐步慢了下来才让云策列有口喘息的机会。

落日的余晖宣告着今日份的炎热告一段落。

虽说是两边树林逐渐多了起来,但是夏日的闷热还是如同石头一般捂住众人的胸口。

镖队众人收到了云樊原地休整的命令,纷纷下马亦或者是下车聚在一起‘讨伐’夏日炎热的罪恶。

云镖头安排完两人去附近泉水打水后走到早己经下车依靠在一大树下的云策列。

“怎么样小列,还呕~~吗”云樊故意拖着长腔打趣,又从口袋摸出梨子丢给小列,“云小侠,来吃个梨,解解渴,润润嗓子。”

云策列抬手接过梨子吭哧一声狠狠的咬上一口边咬边抬起头,嘴里支支吾吾的说道:“哼,云大侠,你们这行当可真不好干啊,感觉把我这辈子的罪都给受了,等到了京城我就给家里传书一封,就说…就说我二叔云樊一路上虐待我,净说风凉话来笑话我。”

“哈哈哈哈,臭小子,这就受不得了呀,来时我就跟我哥和嫂嫂说好了,这一路上只要没有危险,不会受伤,随便你怎么受罪,就当给你历练成长了,让你知道知道大人的世界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啊!

太坏了,太没有人性了。”

云策列从树下弹了起来对着云樊张牙舞爪道,“到了京城我要大吃特吃,二叔你付钱,回去找你哥给你报销去!”

“臭小子,等到了京城你还有精力再说吧,好好休息吧,一会还要上路,这边地势不平,视野太窄不适合安营,我去前方再看看去,别乱走。”

云樊一把将云策列按在树下便骑马离去。

“二叔,梨挺甜!”

云樊没有回头只是伸出胳膊摇了摇就消失在了前方。

云策列三下五除二将手中的大梨吃光,将梨核用力的朝树林中丢去,只见得扑棱棱的惊起一片鸟群。

梨子入口,甘甜水润的口感消化掉了胃里之前颠簸的不适,头脑也没再有眩晕的感觉。

随着天慢慢变黑,云策列慢慢倚靠在树下的平地之上,将双手枕在头下,翘起来的腿彰显他这会的惬意。

透过斑驳的树叶,云策列看向天,漆黑的夜将星星映衬的格外明亮。

皎洁的月光下,众人点好火把等待云镖头归来。

等云樊回来后将镖队又往前带领了一大段路才到了合适的安营的地方,众人将马匹拴好货物遮盖好后,开始搭建简易的篝火与帐篷。

招呼好所有人吃饱喝足后,云樊将最前面的马车里拴着的两只狼狗放出来让它们独自觅食去。

劳累一天的云策列也在最里面的帐篷里沉沉睡去,留着云樊蹲在门口静静守护着。

一夜无事。

天刚蒙蒙亮,云策列就被外面忙碌的声音吵醒,走出帐篷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只穿一身亵衣的他被清晨的一缕凉风瞬间吹的清醒。<123>
现在也是一天为数不多凉爽的时刻,所以众人趁着这丝清爽抓紧收拾好行装继续上路。

接下来的两天路依旧的颠,气温依旧炎热,但唯一不同的是,云策列倒是适应了下来,甚至还能下来跟马车比赛前进。

正当云策列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整个镖队突然停下了行进的步伐。

过了面前的平地之后两边就是连绵起伏的山区了。

新派出去探路的镖师和趟子手出发了己经很久了但迟迟没有回来交接,云樊便将整个镖队停在还算空旷的树荫下等待他们,云策列也来到镖队前面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眼看距离归队交接的时辰己经超出了半炷香,云樊正要亲自去查探的时候,云策列站在车顶上看到远处一匹快马踏着尘土疾驰而来。

“镖头!

前方…前方出事了!”

小说《云开日月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