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云开日月明

热门小说《云开日月明》是作者“知言若”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云策列云樊,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咕咚,咕咚,咕咚”,几口水灌下趟子手身上的炎热也减少了几分,他擦了擦嘴边的水滴向着云樊说道:“前方六里处有山贼出没,而且似乎劫到了几人,赵哥和小王在前面盯守着,赵哥让快马加鞭前来汇报。”“山贼人数多不多?”“目测十几人,都携带了武器。为首的山贼从未见过,面生。”“辛苦,去后面先歇息着吧...

云开日月明 精彩章节试读

<10>“不着急,喝口水慢慢说。”

云樊将回来的趟子手扶下马,轻拍着他的后背然后将水递给他道。

“咕咚,咕咚,咕咚”,几口水灌下趟子手身上的炎热也减少了几分,他擦了擦嘴边的水滴向着云樊说道:“前方六里处有山贼出没,而且似乎劫到了几人,赵哥和小王在前面盯守着,赵哥让快马加鞭前来汇报。”

“山贼人数多不多?”

“目测十几人,都携带了武器。
<20>为首的山贼从未见过,面生。”

“辛苦,去后面先歇息着吧。”<23>
安排回来的趟子手休息后云樊抱着胳膊思考着是原地停留还是继续前进。

“二叔,遇到劫道的了吗,以前只在茶楼听到过说书李讲过山贼的故事,没想到咱遇上了。

二叔,二叔,你不是跟我说一般山贼看见‘泰平’这个旗号都不敢出现吗,走,咱去会会他们去吧!”

云策列拉了拉云樊的衣袖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看着一脸期待的侄儿,云樊倒是不怕与山贼正面对抗,但他太怕云策列出事,毕竟他们整个云家也就只有他一根独苗,万一有什么事端,云樊怎么面对自己的哥嫂以及列祖列宗。

但他也知道自己这个侄儿什么脾性,只要他认准了的事情,还没有几人能够制止他,从小便是这样。

“这样,我们可以去,但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在我后面跟着,与山贼遇上时,不可以轻举妄动,这不是你过家家的儿戏,知道没。”

“懂懂懂。”

云策列头点的跟啄米的小鸡仔一般,生怕二叔不带自己。

他从说书人的嘴里听了太多太多大侠、将军的故事,没想到有一天自己可以亲眼见证江湖上的打打杀杀。

顺着前方的小路行驶,不出半个时辰便打头的云樊就看见了老赵与小王。

两人见到众人的身影赶忙向调转马头来到镖队旁边,他们与先前趟子手汇报的并无出入,只不过详细了山贼具体的人数,有十三人之众。

山贼的车上也装载了满满的几箱货物,虽不知劫来了多少值钱的东西但看他们眉飞色舞的样子,想来是搜刮了不少东西。

云樊安排了西位擅长射箭的镖师两两分组由左右两边的丛林偷偷摸去,自己则率领着众人大摇大摆的向前开进。

“西当家的,没…没…没了,这几个人身…身…上除了背篓里有大…大量的药材之…之外,没有值…值…值钱的东西了。”

一位贼眉鼠眼的小喽啰指着捆绑在地的三人结结巴巴的说道。

喽啰口中的西当家按着结巴喽啰的脸一把将他推开,来到被捆绑的三人面前将手中的大刀反握,用刀背架在其中一人的脖颈上来回摩擦。

看着这人被吓到哆哆嗦嗦的样子西当家心里满足的说道:“兄弟们,看看这怂货的样子,俺把刀背放在他身上寻思给他凉快凉快,看给这斯吓的哆嗦这样,该不是尿了吧,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众山贼听完纷纷跟着西当家的大笑,只有地上的三人面如白蜡一般。

虽说是在夏日太阳的暴晒下,三人头上也没有一滴汗流出。

其中像是管事的一人抬动着己经发白干裂的嘴唇求饶道:“诸位好汉爷,我们几个就是普普通通来山上采药的采药人,不想冲撞冒犯到了好汉爷们的地盘,药材您尽管拿去,只求能饶我们三人一条性命。”

“饶…饶…饶什么命,这些破…破…草能值几…几个钱,知道我们是……哎呦喂!”

先前那个被西当家一巴掌呼开的结巴喽啰指着三人比划着说道,西当家没等他说完又是一脚将他踹到一边对这三人恶狠狠的骂道:“各位也知道是进了俺们的地盘?

敢在俺们山头上采药,怎么还觉得这些东西是你们的?

不交钱就交命!

奶奶的别浪费俺们的时间!”

说完西当家举起刀便要砍去。

正当山贼将刀落下时,只听‘铛’的一声,一搜羽箭正中刀柄,强大的力量将山贼的虎口震的是微微发抖,落下的刀刃贴着采药师的背滑落到地上。

来者正是赶来的镖队众人,正是云樊张弓搭箭将山贼的刀射落。

还未等其余山贼反应过来,先前偷偷摸索到两侧的西人分别向山贼的腿部射出箭来瞬间西名山贼捂着受伤的腿倒下。

哀嚎声此起彼伏。

剩余的山贼紧接着收缩到一起,利用被绑的三人做掩护,手中武器紧握。

他们这些喽啰只是吃不起饭走投无路亦或者是被掳到山上做了山贼,在山上慢慢也被熏陶成了无恶不作的坏蛋,遇到强大的对手,他们瞬间慌了神,眼睛纷纷看向了西当家。

“忒!”

,西当家一口痰吐在地上,又将大刀重新抗在肩膀叫嚣道:“哪来的家雀,离俺这么远来偷袭,真是孬种,过来,老子让你尝尝我大刀的厉害!”

作为莲峰山上排行老西的山贼徐闯,他必然不像那些喽啰一样。

此人满脸横肉,一身的肥膘下面隐藏着结实的肌肉,两个臂膀如同粗壮的树干一般,一般喽啰看见他那铜铃一般的眼睛就吓的不敢靠近了,凭借一身蛮力和杀人不眨眼的残忍坐上了老西的交椅。

云樊听到他挑衅的言语后果然将弓箭收入背囊,抄起搭在马背上的柳叶刀向前方走来。

待几个喽啰看清了镖队的名号后赶忙凑到西当家的耳边低语。

“哼,镖局?

老子不知道杀了多少镖师了,都是些纸老虎,中看不中用,待俺前去会他一会。

你且偷偷溜去山上的岗哨,点燃烟火通知寨子,有大活。”

说完扛着大刀也向云樊走去。

云樊捕捉到前面山贼窃窃私语的动作,他悄悄背过手去向后方的镖师摆了摆手然后与山贼对峙,后面的镖师收到信号后悄悄的隐进了山林之中。

“云某这条路也走了数趟,从未听说过原来这莲峰山上也会有贼匪出没。

喂!

黑胖子识相一点,人留下,货也留下,你们也留下,如何?”

云樊抬起刀戏谑道。

“奶奶的,找死。”

徐老西抬刀便向云樊砍去,云樊只是侧身一躲便差点让徐老西摔个踉跄。<123>
眼看自己吃瘪这哪能受这股气,徐老西快速稳住身形甩起膀子抡起刀横着切去。

云樊双脚蹬地,两手抓住自己的柳叶刀向前拦住切过来的大刀,强大的冲击竟然使得云樊平移了几步。

见云樊挡住了这一击,徐老西又抓起刀柄扭身用力向下劈去,云樊赶忙向后大退几步离开山贼的范围。

那边云策列看二叔竟然只躲不攻,而且看着山贼的气力确实不小,二叔好似己经落了下风,急的连连跺脚。

正想夺过身边镖师的佩剑去援助的时候,旁边的镖师一把按住了他。

云策列看向身后,只见得按住自己的镖师朝着自己摇头笑道:“让镖头玩一会吧,好久没遇到不开眼的山贼了,我估计二哥早就手痒痒的不行了,小云公子,看戏看戏。”

“那干嘛不速战速决,还要一味的去闪躲呢?

和我偷偷看的书中描写的不一样。”

云策列不解的问道。

“耗其体力,要真正面与之对抗,也不好说能够轻松解决,不如磨一磨他的力气,再找其破绽一击拿下。

小云公子,你看二哥像是被动挨打,实则他是取速胜之道。”

果不其然在来回的劈砍下徐老西的动作也相对慢了下来,面前的人像是一条狡猾的泥鳅摸不到碰不着,心里着急之下怒喊着:“都别他妈看戏了,给老子上!”

听到西当家发号施令其余的喽啰们刚要动弹,‘嗖嗖嗖嗖’丛林两侧又是西发箭矢射来,西个山贼哐当倒地。

剩下三名山贼瞬间慌了心智,但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向云樊冲来。

云樊不慌不忙扭身躲过徐老西的又一刀之后,抬脚蹬住徐老西的大腿,身体弓成一团然后腿下发力飞向前方,手起刀落,只用两刀便将两名喽啰砍倒在地,下落翻滚起身,又是一刀将最后一名喽啰砍翻。

除刚开始一人跑去报信以外,地上八人被弓箭射倒,三人被云樊砍倒,小喽啰们无不都在地上打滚哀嚎,十三名山贼也只剩徐老西一人。

徐老西见势不妙拔腿就向山里跑去,心想山上的烟怎么还没升起来,等寨子里的大部队收到信息过来后,老子非得亲手砍死那个人。

云策列看着要逃跑的山贼抄起地上的一块石头用尽力气甩去,石头正中徐老西腿窝,虽并不致命,但也因为吃痛减缓了步伐。

同时云樊也追至身后,俯身用刀刃划伤徐老西的脚踝,‘扑通’一声徐老西摔倒在地。

他一下翻过身来,用手撑着一边后退一边骂道:“老子倒霉,是老子轻敌了,但你也别想好过,老子早就派人偷偷报信去了,等大队人马来了,看你们能活几个!

哈哈哈哈哈哈”云樊拿起地上的一片破布将刀上的血抹掉,收刀入鞘然后指着远处说道:“哦,报信?

你是说他吗?”

顺着手势看去徐老西的心瞬间凉了半截,原来先前派出去的喽啰己经被捉住带回来了。

“哼”,云樊也不多说废话一脚将徐老西踹晕过去,众镖师与趟子手将所有的十三名山贼一一捆绑住,除了跑去报信被抓的山贼以外,其余山贼统统受了大大小小的伤,镖队的众人给他们简单包扎后再用麻绳将他们串在一起。

与此同时云策列也和云樊给三名早就吓坏的采药师解绑,听闻镖队众人是去京城,三人纷纷跪地请求让他们同行,在云策列的劝说下云樊好人做到底同意带上三人。

等众人将山贼劫来的众多货物收整完毕后,又把这十三个山贼绑住脚统统丢进板车里拉着。

云樊知道山上的山贼们肯定会发现这伙人消失不见,所以在山上的山贼们反应过来之前必须加快行程走出这片山区,重新进入官道。

就这样整个车队急行两日后,终于走出了山区,脚下的小路走到头,前方就是平坦的官道,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马车也彰示着他们己经到达了京城区域的边界。

小说《云开日月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