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穿成虐文小白花女主一脚踹飞渣男

很多网友对小说《穿成虐文小白花女主一脚踹飞渣男》非常感兴趣,作者“柒莞”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林绾月霍少庭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这次马克开口乱问,长卷发女人生怕他惹毛了老大,因此她先出手教训马克,希望老大不要跟他计较。林绾月吃完苹果,把手里的核一扔,又拿了张湿巾慢条斯理地仔细擦着手指头。“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三人很惊讶林绾月会回答,全都竖起耳朵聆听...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10>马克话音刚落,脑袋就被一个大包袱砸中。

“这也是你该问的吗?”

门外进来一个长卷发、风情万种的女人。

“啊,你干嘛砸头,把砸笨到时候老大该不要我了。”

马克捂着脑袋,呲牙咧嘴地嚷道。
<20>长卷发女人走进来,捡起掉地上的待产包放到旁边的陪护床上。

“让你乱说话,什么话能问,什么话不该问,你难道不知道吗?”<23>
虽然他们都很好奇,老大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是何方神圣,但老大不开口主动说,他们是不敢问的。

他们这些人从来不会过问其他人的隐私,除非对方主动说。

这次马克开口乱问,长卷发女人生怕他惹毛了老大,因此她先出手教训马克,希望老大不要跟他计较。

林绾月吃完苹果,把手里的核一扔,又拿了张湿巾慢条斯理地仔细擦着手指头。

“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三人很惊讶林绾月会回答,全都竖起耳朵聆听。

“当然是在精子库挑的啦。”

林绾月决定以后对外就说这个孩子是她在精子库挑的,然后做的试管婴儿。

三人信以为真,完全没想过林绾月会忽悠人,原来是挑的精子做的试管婴儿啊。

现在有很多女人不想结婚,但是又想生一个孩子,于是她们就会选择去精子银行选一个优质的精子,再取自己的卵子做成试管婴儿生下来。

但想要通过试管生孩子的,一般都是年纪稍微大一些的,像林绾月这么年轻的还真是头一次见。

才二十出头的年纪,谁不想好好玩玩啊,怎么可能现在就生小孩。

天才的思维果然跟我等凡人不一样。

长卷发女人听罢用手撩了撩耳边的头发,风情万种的脸上露出一丝钦佩的笑容。

“还是月月你想得开,说好了啊,以后我就是孩子的干妈。”

无痛当妈也不错,她自己这辈子是不可能生孩子的。

生孩子不仅要担心身材走样,生完还要负责到底,她自认自己没有这样强大的魄力。

“那我要当干爹。”

马克呲着大牙,笑得一脸灿烂。

长卷发女人抬手照着马克的脑袋就是一巴掌,“你小小年纪,就学人当干爹干妈。”

马克捂着后脑勺,咬牙切齿道:“切、西、娅!

你干嘛又打我脑袋。”

他转头一脸委屈地看向林绾月,“老大,你管管她呀,她老是打我,她都能给孩子当干妈,凭什么我不能当干爹!

我不仅自学了新生儿护理,还研究了三十天月子餐,餐餐不重样。”

林绾月闻言给马克竖起一个大拇指,“很棒,以后你就是孩子的干爹了。”

一旁的栗棕色长发女生见状,也不甘示弱,“我自学了产妇护理,我也要当孩子的干妈。”

“okok,人人有份。”

林绾月巴不得有人帮她带孩子,自然是不会拒绝。

最主要的是,她知道他们几个是发自真心的对她尊敬,对她好。

红发男生马克,代号K,是个顶尖国际黑客,当然,与林绾月相比稍加逊色,要不然他也不会对林绾月佩服得五体投地。

栗棕色长发女生,名叫海拉,是个操盘手,自她出山以来,还没有哪次失手过,是国际著名的操盘神手。

而长卷发女人名叫切西娅,曾经是猎狐雇佣军团的一名成员,因为某些原因退出军团,在她被人追杀的时候,被林绾月所救,从此切西娅死心塌地跟着林绾月。

他们三人各有各的长处,以后连早教老师都不用请了。

林绾月几人正插科打诨地聊着天。

“老大,你肚子里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马克盯着林绾月不算很大的肚子看。

“不知道啊,开盲盒不是更有趣嘛。”

“说得也对,我赌老大肚子里的是女孩。”

老大长得这么漂亮,再生个缩小版的老大,那多可爱啊。

一听马克说要打赌,海拉顿时来了兴趣,“既然你赌是女孩,那我就赌是男孩吧。”

一旁的切西娅娇媚一笑,“光是打赌没有赌注多没意思啊,我赌月月肚子里的是男孩。

谁要是输了,那就负责打扫整个公寓三年的厕所。”

他们几个现在都跟着林绾月住在一个独栋公寓里,因为不方便外人进出他们的房子,所以公寓里的卫生都得他们自己搞。

闻言马克和海拉脸上的神色都变得严肃起来,要是说拿出几百万打赌,他们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但是说到打扫厕所,每人的脸色都变得凝重了。

“好,赌就赌!”

林绾月在一旁笑,忽然她脸上的神色一僵。

切西娅似有察觉,转过头关切道:“月月,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马克和海拉也回过头来,看到林绾月脸上表情不对,全都紧张了起来。

林绾月扯了扯嘴角,“我的羊水好像破了。”

尽管穿书前林绾月己经三十岁,但她没谈过恋爱,更别说生孩子了。<123>
生孩子这件事对病房里的西个人来说,都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三人的眼中闪过慌乱与紧张。

马克嚷嚷道:“啊,羊水破了,是要生了吗?”

他只学了新生儿护理,没学孕期护理啊。

“应该是要生了吧,”海拉喃喃道,“老大你肚子疼不疼啊?”

不是说生孩子会肚子疼吗?

马克一听要生了,嗷一嗓子喊了起来,“Waiter!

Waiter!”

切西娅抬手又给了马克一个脑瓜崩,“你当这是在饭店吗,喊什么Waiter!”

切西娅到底是年纪大一些,很快就镇定下来,“快去喊医生来。”

马克站起身往外就跑,差点左脚绊右脚,踉跄着扶住门框才不至于摔倒。

“Doctor!

Doctor……”林绾月扶额,有些怀疑让马克当孩子的干爹是不是有点过于草率。

一阵兵荒马乱后,林绾月被推进待产室。

医生看出林绾月有些紧张,于是安慰道:“亲爱的,不要紧张,放轻松。

你只是刚破了羊水,还没开始阵痛,等开了三指我们就能进产房了。”

破水两个小时后,林绾月的肚子开始阵痛。

阵痛西个小时后,宫口开了三指,林绾月被转进产房。

进产房一个小时,林绾月成功生下肚子里的孩子。

小说《穿成虐文小白花女主一脚踹飞渣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