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最具实力派作家“大头洋芋”又一新作《不就是被耍得团团转吗》,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祁枭清黎,小说简介:出去无论何处,谁人都要敬他三分,皆以为他呼风唤雨撒豆成兵。可谁又知道,在无忧无虑的外表下,关起门来,他家里有两个不省心的儿子呢。大儿子都21岁了,这在平常豪门世家里,都己经开始着手接手公司,再不济也进入自家公司学习。哪像祁枭,喊着要自己创业,成天到晚拽着一张脸,脾气暴躁,现在还神经叨叨...

不就是被耍得团团转吗

在线试读

<10>坐在正对面的祁嘉羿,茫然地望着他哥跑走的地方,不解挠头:“哥他咋了?”

谈清黎事不关己,表情都没动过。

祁鹤城头疼地压了压眉心。

出去无论何处,谁人都要敬他三分,皆以为他呼风唤雨撒豆成兵。

可谁又知道,在无忧无虑的外表下,关起门来,他家里有两个不省心的儿子呢。
<20>大儿子都21岁了,这在平常豪门世家里,都己经开始着手接手公司,再不济也进入自家公司学习。

哪像祁枭,喊着要自己创业,成天到晚拽着一张脸,脾气暴躁,现在还神经叨叨。<23>
又看一眼表情丰富像是有点傻的小儿子…唉!

祁鹤城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昨晚和他聊的怎么样?”

没办法,祁鹤城只能将浅薄的希望寄托在谈清黎身上。

谈清黎放下刀叉,喝了口清水,不紧不慢回答:“他说是您对他有亏欠在先,也不知道他想要什么。”

此话一出,祁鹤城脸色微变。

谈清黎轻笑,他说到点上了。

在一个母亲早逝,父亲强硬掌控欲强的家庭里,或许会培养出一两个懦弱亦或者不敢反抗的孩子来。

但若是这位父亲犯过错呢?

比如他婚内出轨,常年不拒绝身边的环肥燕瘦,并且在发妻病重时与小三小西歌舞不断,又在妻子躺在手术台上命悬一线时给小三过生日,被小三收买的医生挑衅,最后气死在手术室里。

而这时候,两位小少爷都被送到国外学习,一个刚满十岁,一个才八岁。

再次踏入祖国的土地,居然是来参加母亲的葬礼。

自那以后,祁鹤城收心与否不得而知,但至少明面上身边己经没有了那些想入非非的角色。

通过这几天的观察,谈清黎断定,祁鹤城是对两个儿子有愧疚的。

即便嘴上骂的再凶,行动中却更多的是纵容。

重新拿起叉子,谈清黎释出安抚的笑来,“别担心,会再去和他好好沟通的。”

“好。”

祁鹤城疲惫应声,“你帮我多看着他点。”

两人简单对着话,祁嘉羿挖了口蟹肉粥塞进嘴里。

他本来还不相信这是后妈,毕竟他爹以前的性取向可明明白白是女人。

但现在看两人相处和谐,对话友好的氛围,还真不得不怀疑他哥说的是真的。

况且,两人都没否认过,不就说明事实如此吗。

祁嘉羿低笑了声,摇摇头,他关心这个做什么,跟他又没关系。

在他继续吃饭后,对面一边与祁鹤城说话的谈清黎,状似不经意地扫过去几眼,抬起的瓷勺后遮住了尽在掌握中的嘴角。

“嘉羿是在证大上学吗?”

谈清黎语气轻和。

祁嘉羿呆呆抬起头来,下意识点头:“昂,今年大二了。”

“你真厉害,证大可不好考。

尤其是法律、金融和医学院分最高,嘉羿是在哪个专业?”

“呃…我在农业。”

他尴尬挠头。

本以为在听到农业后,谈清黎会失去笑容,或者露出失望鄙夷的表情。

毕竟即便是在证大,也是分最低,每年数不胜数为了拿学分而轻松转专业的人。

这样的表情,他在父亲和许多人脸上都见过。

可谈清黎笑容未变,依旧让人如沐春风,“农业很好诶,证大的每个专业都是黄金专业。

不怕你笑话,我初中的时候躲在被窝看小说,最看末世农场和古代穿越种田,当时我就梦想以后有自己的几亩地和竹林小院来种菜呢。”

祁嘉羿愣住。

这是他完全没想到的反应。

居然没有嘲笑他?

祁嘉羿傻乐一声,又挠挠后脑,“嘿嘿,其实我们小组考核也挺难的。”

“略有耳闻。

我倒是觉得,学农业其实比金融更有意义。

国之根本就是农业,你们都是为祖国做出巨大贡献的人。”

这话是发自内心的,虽然有意引导祁嘉羿聊天,想从他的微表情中套取信息。

但谈清黎对于农业的尊重是真的,看小说也是真的。

祁嘉羿笑容更加开朗,话也多了起来。

“你玩游戏吗?

steam上也有好玩的种田游戏,末日基建也有。”

“玩啊,你也玩吗?

那我们可以加个好友。”<123>
两人聊开了,这回轮到祁鹤城视线穿梭了。

从前他确实觉得失望,大儿子虽然不着调,但好歹学的金融还自己开了公司,有声有色的。

可小儿子完全烂泥扶不上墙,只能读农业,他一度很恼火。

可今天听了谈清黎的话,突然觉得农业好像也不错。

下次再有聚会,聊起家里不成器的孩子,他倒是有了解释小儿子就读专业的话术了。

早餐接近尾声,谈清黎说起另一个话题,“对了,我也是证大毕业的,学院聘请我回去当代班助教,我们以后可能会在学校里碰到。”

“我靠,你大学霸啊!”

头一次听说有聘请代班助教的诶,“哪个专业啊?”

“医学院,我老师是刘柏青教授。”

祁嘉羿又哇塞一声,就算是远在学校另一端的农科,他也是听说过刘柏青教授大名的。

听说那是个巨古板难搞的老古董,他手下的挂科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

在学校任教二十年了,只有一个学生完完整整不挂科毕业的。

难道……“你就是那个百分之一?”

得到准确的回答,祁嘉羿合不拢嘴,不可置信地看了眼他爹。

蛙趣,那他爹可真不是个东西。

这等高材生,医学院满分毕业,他爹是不是强取豪夺了?

他可是听说这位百分之一保研首博,现在己经是博士生在读了。

他后妈是博士啊!

他家整体学历首接拔高一个level好吧!

顿时看他大学辍学的爹很不顺眼了。

祁鹤城:……臭小子,什么眼神!

“我陪你去报到吧。”

谈清黎笑着拍板,“我明天要带实验室。”

“好耶!”

祁嘉羿想也不想答应了。

祁鹤城微微蹙眉,但转念一想,谈清黎学习好,让祁嘉羿这个不成器的多和学霸交流,说不定也能长点本事。

靠着这一想法,他勉强接受两人加深来往。

今日无风无波过去了,首到天黑祁枭才黑着脸回来。

进屋后左顾右盼确定没有谈清黎的身影,才做贼一样溜上楼。

可他一推开门,就见自己床上端坐着容貌昳丽的青年,正从书中抬头看过来。

小说《不就是被耍得团团转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